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对于政策性辩题,黄执中之见解

对于政策性辩题,黄执中之见解

需根解損的觀念調整

黄执中

(一)

一般而言,我总觉得所谓比赛论点上的问题,其实,往往都只是技术上或信息上的问题。所以,当时为了回答学弟的这个问题,我手起刀落,匆匆打了篇差不多七百字的短文。不过,就在按下回复键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越看越不满意。

于是,我嚼着口香糖,坐直身子,开始增添删改,一个多小时后,短文延伸成了长文……但看起来还是很怪……于是,我一边含着山楂糖,一边转身开始翻书,这次,长文扩张到了五千字……嗯,依然不对劲……又在不知道多久之后,我拍掉桌上芝麻糖的碎屑,沮丧的,删掉了整篇文章,当时,全文是一万四千字。

那天深夜,我最后写到手指微微发抖,嗯,不是因为糖中毒,而是因为当我开始试着用圈内既有的解释过程来解释我对一个稍嫌无趣(绍良,请原谅我这么说)论点的解释时,我却发现──喔,我希望这真的是我的发现──过去既有的解释方式之所以能够解释,其实是源自我们在不经意间所套入了的已然解释。 用白话来说,这叫做「理论的循环论证」。

所以第二天一早,我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写下了我前一晚的整个思考过程。虽然,这最后可能是我想错了,虽然,这最后依旧还是没有回答到学弟的问题……不过,谁知道呢?

我们都知道,在政策辩论中有所谓的四大核心议题,分别为需要、根属、解决与损益。传统上,在理解与拟定辩题架构的时候,其讨论流程往往依序是「需要 → 根属 → 解决 → 损益」。不过我认为,这个流程用在辩论上,其实并不正确──
要能够真正理解并解释政策辩论的架构脉络,其所应遵循顺序,反而应该是「解决 → 根属 → 需要 → 损益」。

我们都知道,在政策辩论中有所谓的四大核心议题,分别为需要、根属、解决与损益。传统上,在理解与拟定辩题架构的时候,其讨论流程往往依序是「需要 → 根属 → 解决 → 损益」。不过我认为,这个流程用在辩论上,其实并不正确──要能够真正理解并解释政策辩论的架构脉络,其所应遵循顺序,反而应该是「解决 → 根属 → 需要 → 损益」。

这两种顺序,前者,我个人暂称为「医生模式」,后者,则暂称为「推销员模式」。

什么是医生模式?

比如说:看病的时候,医生会问病人:「你哪里不舒服啊(你的需要是什么)?」这时,病人也许会说:「我的肚子痛(我的需要是让肚子不痛)!」

可是,引起肚子痛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胃癌,也可能是胃炎,而医生总不能什么药都开一点(只知需要无法判断解决方案)。所以,他必须先试着找出是什么造成了病人的肚子痛(找出肚子痛所根属的原因)。而在一连串的检查后,医生终于发现,这位病人的肚子痛,原来是胃溃疡引起的(肚子痛根属于胃溃疡)。

此时,医生便可以向病人建议各种治疗胃溃疡的方法(向决策者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看他是要选择用药物,还是要动手术。

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

对于政策性辩题,黄执中之见解下载

(共6页)

TOP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