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司法生态与陈卓伦的悲剧

司法生态与陈卓伦的悲剧

龙源期刊网 http://www.doczj.com/doc/96d7b72ff424ccbff121dd36a32d7375a517c608.html

司法生态与陈卓伦的悲剧?

作者:姚建龙

来源:《检察风云》2010年第24期

从安徽阜阳司法腐败窝案,到北京西城法院原院长郭生贵受贿案,再到陈卓伦案。近些年来,律师行贿司法官的案件频频曝光,令人触目惊心。“打官司就是打关系”似乎成为了一种大行其道的司法潜规则,律师与司法官之间的关系如何,已然是当事人权益能否得到维护的决定性因素。震惊全国的陈卓伦案件,将这样一种畸形的司法生态状况暴露无遗。

美国犯罪学家格雷沙姆·塞克斯与戴维·马茨阿的研究发现,犯罪人在实施犯罪行为的时候,大都会使用一种独特的合理化和辩解技巧来为自己的犯罪行为辩护,以消除心理上的罪恶感。值得注意的是,如同所有落马的律师一样,明星律师陈卓伦也十分有渲染力地使用了“中立化技巧”,将其行贿法官归结为司法生态的破坏与体制的压迫:“腐败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在法官队伍中也不例外,律师只能适应环境,无法改变环境……每一次送钱给法官都感觉是一次对心灵的侮辱,是失去人格尊严的表现,但也是一种无奈。”在其“很郑重、很理性、很无奈”的感言中,陈卓伦成功地从一个行贿犯罪人转变成了一个被畸形司法生态系统裹挟的“被害人”,等待判决的陈卓伦亦笼罩着悲剧性的色彩。

一位曾经与陈卓伦有一面之缘的律师在回忆与其的交往经历后也这样感慨道:“在社会上做了两年律师之后,亲身体验到做律师的不易,方方面面、左左右右都有为难之处,做大与做好总会遇到许多法里法外的矛盾与冲突。陈主任在业界做得这么大这么好,忠孝不能两全。”而在安徽阜阳司法腐败窝案中落马的另一行贿律师董卫东则更加凛然地说:“如果不送礼的话,我就没有能力为当事人维护正当权益”。

深谙司法“潜规则”的陈卓伦以及其他“圈内人”感言当然具有客观性,司法腐败甚至严重的司法腐败,是我们不得不直面的现实。但是,如果我们轻易地被
绝大多数犯罪人都会使用的“中立化技巧”所迷惑,甚至产生共鸣,而忽视对犯罪行为本身的谴责和严重危害性的认识,其后果才是致命的。

深谙司法“潜规则”的陈卓伦以及其他“圈内人”感言当然具有客观性,司法腐败甚至严重的司法腐败,是我们不得不直面的现实。但是,如果我们轻易地被绝大多数犯罪人都会使用的“中立化技巧”所迷惑,甚至产生共鸣,而忽视对犯罪行为本身的谴责和严重危害性的认识,其后果才是致命的。

律师行贿所造成的最大恶果并非对个案司法公正的妨碍,而是对司法公信力的破坏。当律师与司法官组成司法权寻租的“黄金搭档”时,正义的底线是没有抵抗力的,公众对司法正义的期待也将轻而易举地彻底崩溃。

事实上,律师行贿司法官并非因为环境逼迫使然,而更主要因为它是一种最简单、最直接,且往往是最有效地在司法生态系统中占据“食物链”顶端的途径。民谚以“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来形容“关系”的非同一般。一些犯罪组织在巩固犯罪团伙的时候,也往往使用类似“一起嫖过娼”的“罪之链”技巧。律师与司法官之间通过行贿与受贿所组成的“罪

之链”,同样可以牢牢地链接成寄生系统,轻易缠绕、腐蚀司法体制而恣意养肥私欲。

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

司法生态与陈卓伦的悲剧下载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