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爱伦_坡名诗_乌鸦_的早期译介与新文学建设_王涛

爱伦_坡名诗_乌鸦_的早期译介与新文学建设_王涛

收稿日期:2012-11-18

作者简介:王涛,女,1980年生,四川南充人,成都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讲师,博士。

基金项目:四川省外国语研究中心一般项目

“埃德加·爱伦·坡报刊叙事体创作的文化样本意义”(编号:SCWY12-05)。爱伦·坡名诗《乌鸦》的早期译介与新文学建设

涛(成都大学

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成都610021)摘要:爱伦·坡的名诗《乌鸦》在我国的早期译介过程中,受到我国知识分子的文化选

择与文学构建的影响,在我国新文学发展脉络中具有隐含性的前奏意义。《乌鸦》刚译介到我

国,就引起了以《创造周报》、《文学周报》等刊物为中心的翻译大讨论,从

《学衡》、《沉钟》、《真美善》推出的重译和茅盾的“拟写”这些翻译现象中,反映出我国早期知识分子于传统与现代

的种种困惑中不同的文化选择以及在不同的文学立场上建构新文学的努力。

关键词:爱伦·坡《乌鸦》新文学建设

中图分类号:I106.2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853(2013)01-118-07

爱伦·坡的名诗《乌鸦》刚刚译介到我国,就以其哀婉动人的诗风引起了当时文坛上一些社团的注

意,并很快展开了对《乌鸦》一诗的翻译讨论,以及后续的不断重译,甚至还出现了对其进行拟写的文学

现象。这反映了深层次的含义,从他们的译介立场以及译介策略上,可以从中一窥我国早期知识分子在传统与现代的种种困惑中产生的不同的文化选择,以及在不同的文学立场上建构新文学的努力。这在我国新文学发展脉络中具有隐含性的前奏意义。

一、前奏:有关《乌鸦》的翻译讨论

1922年,玄珠(茅盾)在《文学旬刊》上发表了谈译诗的文章

《翻译问题:译诗的一些意见》。在这篇短文中,茅盾谈了一些诗歌翻译的问题,其中提到亚伦坡(Edgar Allan poe )的杰作

“乌鸦”。他充分认识到了爱伦·坡诗歌中的音韵美,赞其为一首极好的诗,但是又认为该诗难以翻译,并举了其中两节做例

子,说“直译反而使他一无是处”。[1]这应该是国人对爱伦·坡《乌鸦》一诗最早的译介和评价。时隔不

久,《文学周报》百期纪念号(1923年12月1日出版)就刊出了子岩翻译的爱伦·坡的《乌鸦》,这有可能是在我国最早的一首完整译文。但是该诗的翻译,出现了很多错误,质量不高,很快引起了张伯符等

人的批评。1924年《创造周报》分别于36卷、37卷两期刊登了张伯符针对子岩的《乌鸦》译诗而写的

《〈乌鸦〉译诗的刍言(批评)》,从文后附有的写作时间“写于1923年12月26日”来看,这应当是对子岩

译诗做出的最迅捷的批评反应之一。在卷36中,张伯符认为爱伦·坡是“

‘The only American Poet of Significance ’,在近代西洋文学史上,很替不文的美国吐了不少气焰”。[2](P1
0)这里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学

‘The only American Poet of Significance ’,在近代西洋文学史上,很替不文的美国吐了不少气焰”。[2](P10)这里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学

者对美国文学的认识和接受状况,其对爱伦·坡诗歌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在第37卷中,张伯符在指出

子岩错误的基础上对《乌鸦》一诗进行了重译,并在行文即将结束时,声称“最后我还有一个声明,就是

我的试译,不过是在解意,并不在译‘诗’,因此,如有人说我的试译没有现出原文的Rhythm 时,我甘受

其责,但是意义上我自信还没有笑话。”[2]在张伯符看来,对诗歌的译介中最重要的是准确,他对子岩译

诗的批评也主要在于纠错上,

因此冒着“直译反而使他一无是处”的风险进行试译,自己也坦言试译只8112013年3月

第1期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Journal of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Mar.,2013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