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有利于合作创新吗_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_吴绍棠

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有利于合作创新吗_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_吴绍棠

152

南开管理评论 

201

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有利于合作创新吗_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_吴绍棠

4年17卷, 第3期第 页

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有利于合作创新吗

—— 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

○ 吴绍棠  李燕萍 

摘要 本研究基于网络理论与制度理论,通过采集13家产业创新联盟内的145份成员企业问卷,探讨了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对合作创新的影响,并采用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考察了联盟信任与合法性认知在其中的作用机制。研究结果表明,联盟网络多元性对联盟信任、合作创新均有显著的负向影响;联盟信任在联盟网络多元性和合作创新中有部分中介作用;合法性认知调节了联盟信任对合作创新影响的强度,即联盟成员若拥有高的联盟合法性认知,联盟信任对合作创新的影响很小,而联盟成员若拥有低的联盟合法性认知,联盟信任对合作创新的影响很大。在企业日趋多元的联盟网络中,合法性认知是合作创新的一种保护机制,亦是联盟信任的一种替代机制。

关键词 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联盟网络多元性;联盟信任;合法性认知;合作创新

*本文受湖北省科技支撑计划项目(2013B D F 003)、武汉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

引言

如今,单一组织的有限资源难以满足产业重大技术

创新的要求,[1]

技术创新普遍出现跨国、跨领域、跨行业、

跨组织的合作特征,合作研发逐渐成为企业技术战略的

主流趋势。

[2,3]

当前,我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以下简称“产业创新联盟”)蓬勃兴起(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年初成立的中关村产业技术联盟联席会就已拥有联盟会员48家①),这主要是源于产业创新联盟这种组织形

式得到了各方的认可。[4]

与此同时,各产业创新联盟规模

越来越庞大、成员单位日益增多,如T D 产业联盟已有成员单位84家,国家半导体照明联盟的成员单位达173家。那么,这种多元化的发展倾向是否有利于联盟伙伴间的合作,尤其是创新合作?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自1998年G u l a t i 引用网络理论的观点,将组织间的联盟关系视为一种“联盟网络”(Alliance Network )形态后,联盟网络对联盟成员绩效的影响便成为许多学者

所重视的研究议题。[5]

现有研究指出,企业的联盟网络

多元性(Alliance Network Diversity )是影响联盟成员绩

效与行为表现的重要网络特质。

[6,7]

至于对联盟成员绩效的影响为何,近年来学术界形成了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网络多元性有助于信息、知识的流动与整合,

对联盟成员绩效存在着积极影响;[6,8]

相反,一些学者则

指出,联盟网络多元性将增加伙伴间的冲突,导致沟通

与学习障碍,不利于联盟成员绩效的提升。

[7,9]

应当看到,这两种观点主要是建立在对西方企业间战略联盟进行数据检验的基础之上,那么这一研究结论对我国的产业创新联盟是否适用?特别是此种联盟由异质性组织(如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中介机构)共同组成,成员间差异巨大,联盟网络
中具有广泛的异质资源与多元知识,那么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对其与联盟伙伴的合作创新又有何种影响?其中的影响机制如何?这都需要进一步的实证研究。

应当看到,这两种观点主要是建立在对西方企业间战略联盟进行数据检验的基础之上,那么这一研究结论对我国的产业创新联盟是否适用?特别是此种联盟由异质性组织(如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中介机构)共同组成,成员间差异巨大,联盟网络中具有广泛的异质资源与多元知识,那么企业的联盟网络多元性对其与联盟伙伴的合作创新又有何种影响?其中的影响机制如何?这都需要进一步的实证研究。

尽管联盟数量增长很快,但联盟绩效却相当低,[10,11]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联盟内部缺乏相互信任。[12]

信任是合作的基础,可以有效降低组织间的交易成本,[13]有助于成员重要信息的交换与整合。[14]此外,信任更被视为一种社会资本,[15]愈被信任的组织,在取得信息、资

源与商机等各方面都更为有利。如果缺乏信任,伙伴之间将会充满戒备和猜疑、冲突和矛盾,组织也面临由于

伙伴的机会主义行为而带来的关系风险。[16]

特别是在目

前外部惩戒力度有限的制度环境下,建立和发展内部信

任对于产业创新联盟来说可能更为重要和迫切。

[17]与此同时,在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体系框架下,产业

152-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