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西班牙足球文化地理

西班牙足球文化地理

西班牙足球地理文化
如果你喜欢,西班牙足球,我想这些东西,对于你理解西班牙足球历史的恩怨情仇很有帮助。
在这个国家了,俱乐部的利益高于国家队,西班牙的国家队的表现,没几个人关注。可是,要是巴萨,或者皇马踢的不好,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下课。西班牙的足球是华美的,没有功利。

西班牙的足球按区域可分为:

加泰罗尼亚区:
代表:巴萨,西班牙人

马德里区:
代表:皇马,马德里竞技,赫塔菲

安达卢西亚区:
代表:塞维利亚,贝蒂斯

瓦伦西亚区:
代表:瓦伦西亚,比利亚雷亚尔

加里西亚区:
代表:拉科鲁尼亚,塞尔塔

阿拉贡区:
代表:萨拉戈萨

巴斯克区:
代表:阿拉维斯,毕尔巴鄂,皇家社会

坎塔布连区:
代表:桑坦德

马洛卡区:
代表:马洛卡

纳瓦拉区 :
代表:奥萨苏纳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加泰罗尼亚区:悲愤惨烈的巴萨史
加泰罗尼亚区 C a t a l u n y a

160 万人口的巴塞罗那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

城市中部的五指教堂是巴塞罗那生命力和想象力的最高代表;

这座城市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叫巴萨博物馆;

巴塞罗那人可以不知道谁作了首相,谁是新任省长,但没人不知道谁是克鲁伊夫;

如果将皇马和巴萨放在一起,西班牙人俱乐部最大的敌人就是巴萨。

巴塞罗那是一座不愿意回顾历史的城市,加泰罗尼亚人更多喜欢向客人们介绍的是安东尼奥·高迪的建筑,思维和艺术观,仿佛新异,个性,求索和忍耐就是这个民族的全部。160万城市人口,由于大海而自然形成的狭长城区,宜人的节气,丰富的资源似乎都不是这个西班牙第二大城市骄傲的资本,一位瑞典人的创意,令足球成了巴塞罗那的一部诗史,加泰罗尼亚语歌曲中最多被翻唱和广为流行的就是巴塞罗那俱乐部队歌,整整一个世纪,谁也不能够理解,巴萨人为什么将续写这部诗史看得如此神圣,尽管有的时候写得那么沉重。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被肢解过的城市,市中心有加泰罗尼亚广场,就一定会在四公里不到的地方有一座西班牙广场,有加泰罗尼亚歌剧院就一定还有皇家剧院,有巴塞罗那俱乐部,就一定共存了一家皇家西班牙人俱乐部。不是所有巴塞罗那人都称西班牙人是外国人,但是如果是巴萨人,绝大多数人都会这样认同,足球在这里并没有缓和民族间的矛盾,相反由于这一根深蒂固的矛盾使得巴萨足球更加悲愤和惨烈,每一次德比就像佛朗哥将军时期那次大*BG*前的誓师。

总体的讲,巴塞罗那人更加接近法国文化,穿衣得体,彬彬有礼,勤

奋有余,不善言语,只有在坎帕诺才能够看到他们另外一面的真实,在这座并不年轻的五星级球场里,所有的巴塞罗那人都失去了沉稳和斯文,喧嚣中,足以让人重新审视这座城市,远比想象中充满活力和狂热。

巴塞罗那的迷离

初次到巴塞罗那的人一定不是很习惯他的整体布局,海滨令这座城市变得错综,似乎不像马德里那么规整,老区和新区几乎没有明显的划分,只有奥运会区域给人一丝现代的感受,其余都是历史的遗留和延续,因此,巴塞罗那给人的第一视觉就是古老和沧桑,然而,当你走进腹地,立刻会发现,这是一个老中有新,内在新兴的城市,它在保留了绝大部分特色文化的同时,不失时机地注入了崭新地元素。

位于城市中部的五指教堂是欧洲,乃至世界级名胜,高迪坚持认为世界上所有生命的缔造都不需要设计,于是,这座没有使用图纸的旷世作品就成了巴塞罗那生命力和想象力的最高代表。范加尔是高迪的极端崇拜者,但是他始终都没有放下记录和修改的笔。

球队 级别 建立 时间 主场

巴塞罗那甲级1899 年坎帕诺球场(10 万)

西班牙人甲级1990 年蒙胡伊奇球场(5.6 万)

特拉萨乙级1911 年特拉萨球场(1.2 万)

列达乙级1939 年体育球场(1.4 万)

纳斯蒂奇乙级1886 年新体育球场(1.5 万)

城市荣誉

巴塞罗那:联赛冠军16 次、国王杯冠军24 次、冠军联赛冠军1次、联盟杯冠军4 次、优胜者杯冠军4 次

西班牙人:国王杯冠军3 次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马德里区:皇马死敌从来就不是巴萨
17 世纪初,马德里正式成为西班牙首都;

市区内150 条公共汽车线路、12 条地铁钱和8 条近郊火车让你无所不到;

今天的伯纳乌已经成为世界足球的中心;

市政府的规定使得马德里南部著名的“中国区”、海盗市场都保留了下来;

那里的马竞球迷说他们的俱乐部是为了抗衡皇马而存在。

马德里原本是阿拉伯世界的一部分,名为“马格里特”,直到公元1083 年,才被英勇的阿方索六世征服,成为基督教领地。然而,很长一段时期,马德里并非西班牙王国的中心,距离马德里不远处,至今保持完好的托雷多城才是真正权力,文化宗教和军事的中心。17世纪初,马德里市正式成为西班牙首都,同时也是马德里自治区的首府。马德里位于西班牙腹地,城市中央的太阳广场有一个零点标志,以此辐射全国的距离标志,也由此象征着这个城市的重要。马德里从来就不是工业和产业的中心,也许由于这一原因,足球的孕育和产生比较晚。但是,在这个充满了丰富历史和

文化底蕴的城市中,不诞生足球几乎是不可能的。与曼彻斯特机车的嘶鸣不同,与安达卢西亚矿工的呐喊也不同,马德里足球从它出世的第一天起就生长于远离贫困的温床,一位富裕的加泰罗尼亚商人加上一批不愁钱的职员和学生,就这样,皇家马德里出现在这座城市今天而言地皮最为昂贵的查马丁区,而且很快围绕在这个球队周围的都是一群抽雪茄的胖人,直到有了皇室的封号。从此,这座城市就有了第一品牌,随着马德里竞技的顽强崛起,巴列卡诺的不甘寂寞,以及一批周边卫星城球队的辉映,马德里十几个世纪文化沉淀中终于有了足球的份额。

寸土寸金伯纳乌

马德里申办2012 年奥运展示的第一个优势就是发达的城市交通,市区内150条公共汽车线路,12条地铁钱和8条近郊火车使人有一种无所不到的感受,没有人知道皇家马德里究竟是不是“政府军”,至少今天的首相是地地道道的巴萨球迷,而且已经拒绝了弗洛伦蒂诺的数次盛情邀请。即使如此,伯纳乌依然处于最好的交通位置。14 路、150 路、40 路、27 路等至少8 线公车能够抵达“白宫”,10 路地铁在这里有专门一站,原名为“利马”,到了弗洛伦蒂诺时代改名“伯纳乌”站。轻轨也有四条线路途径,伯纳乌成了马德里市一个重要景点,需要说明的是,门多萨和桑斯时代绝没有今天的情景。

伯纳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在城市中的重要,它的南侧有著名的哈瓦纳广场,那里是马德里的钻石地带,昂贵的家居只有萨维奥在此暂居过两个月。延伸向南是著名的塞拉诺大街,也就是小贝辣妹、罗尼与情人出入的名牌街,在这里可以买到世界上各类名品。伯纳乌北侧是一片密集的高级公寓,位于其中的欧洲大酒店是皇马人经常聚集的地方,著名经纪大佬胡安·菲格,前皇马总经理巴尔达诺等都在这家酒店里有长包客房。酒店咖啡厅里,遇到费戈、罗尼、卡洛斯是常事,这里的跑堂都快成了各个媒介的探子。再往北,是马德里有名饭店的集合部,罗尼十餐八至的德马利亚阿根廷餐馆,巴斯克风味的皇马餐厅,马德里最悠久的中国长城餐馆,别具一格的菲律宾酒家吸引着足球界的名流,在那里酝酿产生着一单又一单超级合同。一些足球界的老人也经常出没这里,乌戈·桑切斯、雷东多、萨莫拉诺等,卡佩罗每至马德里,必赴皇马餐厅,中国足球界的徐明也曾赞叹该餐厅的特色烤肉。 弗洛伦蒂诺当然不会任凭肥水外流,在最新修整的五星伯纳乌东侧47号门添加了可以一边用餐,一边赏球的专营餐厅,除了挖球星外,他连名厨都开始挖了。

伯纳乌西侧是最重要的金融

和商业区,一家名为时尚的商业中心是俱乐部大佬们留连和喝咖啡的地方。不幸的是曾经的爆炸事件使得董事们转移它处。马德里众议院会堂与伯纳乌一路之隔,当年,弗洛伦蒂诺就是在这里拉起“大棚”与桑斯叫阵,最终以弱胜强,夺去主席职位,每每途径此处,弗洛伦蒂诺都不免一番感慨。

在上述所说的地域,很难找到非皇家马德里的球迷。在这个成功者云集的地方,人们的追求已经不是拥有一部好车、一幢位置甚佳的别墅,而是有一天入坐伯纳乌主席台,在那里吸上一支雪茄,为自己的球队高雅的鼓掌。然而鼓掌的人只能终结在丰收女神所在的西贝雷斯广场, 往南走400米就是马德里竞技的海神像,马德里市也就是从这里告别利兹和王府大酒店的奢华,告别海明威暮年对于贫困的迟钝,向南步入艰辛。

马竞为了反抗而存在

进入马德里南部,等于进入了1个世纪前的记忆,市政府的严格规定使得城市旧区完好的保留下来,著名的“中国区”,海盗市场都存在于与历史的凝结中。与马德里“白宫”伯纳乌的处境截然不同,当穿过那些狭窄的街道,路过那些破旧的老房子,与那些相对比较艰难的人们相遇的时候,卡尔特隆球场就快出现了。这里没有直达地铁,只有公车,绝大多数的人只能徒步。于是,每每比赛前,徒步大军往往是当晚一道最为迷人的风景。

卡尔特隆球场的南侧是静静的曼萨雷斯河,沿河向西望去,可以看到一座中国餐馆,名为“梁山泊”,很多球迷都知道餐馆名字的由来,所以多有“好汉”的感觉。有一种误会,好像马德里竞技就是穷人的俱乐部,实际上,不如定义为“有或有过贫穷感受和经历人们”的俱乐部,因为在这家老牌俱乐部中,不乏富人。但是不管怎么样,很多人更加在乎的是精神上的富足。当皇家马德里人用支票和信用卡结算会员费的时候,马竞人不在乎将昨天才赚得的现金统统换了90 分钟的怒吼。

如果有人说,马德里竞技是为了抗衡皇马而存在一点都不过分,不久前,弗洛伦蒂诺在公开说:“我从来都不觉得巴塞罗那是我们的主要对手,我们的直接和重要对手是马竞,我们与马竞的角逐才是真正的较量”。对于弗洛伦蒂诺的这番陈述,一点都不用担心马德里竞技人会愤恨,事实上,弗洛伦蒂诺最了解,这样的宣言是马德里竞技人最喜欢听的,因为他们从来都会以与皇马为伍感到耻辱,相反以与皇马为敌感到自豪和壮烈。与马竞人的过激不同,皇马人并没有特别敌视马竞人的心态,如果面对巴萨马竞德比,皇家马德里球迷一定会站在卡尔特隆一边。但是让马竞人在

巴萨和皇马之中挑选一个暂时的盟友就不好说了。抛开这些不易的选择,做马竞球迷是一种幸福。卡尔特隆附近的酒吧远比伯纳乌周边的何塞·路易斯酒吧实惠,喝得痛快也热闹。在这里找到个把球友是一件容易和神圣的事情。

当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集聚伯纳乌的时候,皇马人会习以为常。而那一次,当马德里竞技被法院屡屡干扰,面临降级的时候,一群厄瓜多尔球迷打着“我们来晚了”的旗帜走近卡尔特隆时,无数的马竞人失声哭泣,冲上去情不自禁的拥抱。地理,地域和地位的差别使得这家俱乐部少了很多客套,多了一份亲情。

与卡尔特隆隔河相望的是马德里市区内最大的墓地,不少墓碑朝向球场,马竞人有过辉煌,更多的是失落,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期盼,这就是马德里竞技的财富和艰难生存在皇家马德里阴影之下的理由。

小球会的不同命运

曾经拥有过乌戈·桑切斯的巴列卡诺已经降到了丙级队,那座四周充斥着乞丐,吸毒者的球场日渐萧条,在这个比马竞处境还要悲壮的区分里,越来越养不起变得奢华的足球。巴列卡诺这个原本就是贫困的代名词终于没有因为有一个富豪主席和家族而继续辉映在马德里的西南部,偌大的球场除了拳击训练班有些人气之外,整体萧条了。

有人说是弗洛伦蒂诺让巴列卡诺人为了看一次齐达内而放弃了5次声援自己球队的机会,有人说,巴列卡诺的男人缺乏激情和耐力。事实上,巴列卡诺的沉沦是经营者的失误。不少马德里人一提起巴列卡诺就露出轻蔑的神情,好像在说毒品、同性恋和乞讨,俱乐部没有效仿马竞利用这种歧视唤起一种建立在自卑之上的自强,反而总是抱怨那些领取失业金的人们不去购买门票,做一名足球球迷和足球俱乐部会员的期待无非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当巴列卡诺俱乐部无法给予的时候,只有缘尽人散。

不同的是赫塔费的命运,赫塔费是马德里西南部的一个卫星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工人区,就卫星城的规模来说,赫塔费在马德里只能够排第四位。两年前,政府在该城新区建设了很多供低收入人家居住的楼房,赫塔费区得到了扩展,新的球场也建立在这个新区中,而且命名为阿方索·佩雷斯球场,这位曾经效力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贝蒂斯的赫塔费籍球员个人的命运不佳,却给这家俱乐部带来了运气。

多次整合股份后,赫塔费俱乐部在零售商人洛佩斯的暗中支持下得到了一个久违的平稳期,并于上个赛季晋级成功,成为马德里第三家甲级俱乐部。与巴列卡诺相比,赫塔费虽然地处平民区,却充满了新意,整个卫星

城围绕俱乐部建立了一百多支基础球队,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自然而然成了铁杆球迷,在一种赫塔费情结的人为熏陶下,赫塔费俱乐部得到了充分的发展。

与赫塔费实力和势力相似的还有前西班牙人俱乐部明星拉尔丁效力的雷加内斯俱乐距离伯纳乌不远的维拉大酒店是足球政客的聚集地,布拉特、阿维兰热、约翰逊、普拉蒂尼都喜欢这里的东西方文化的交融,这里也是德国、卡佩罗和弗格森军团的下榻点。欧洲大酒店是拉美足球人和球星的集合部。王府酒店是AC米兰和阿森纳的点,靠近机场的巴拉哈大酒店一直是若干国家队的召集地。目前萨基和卢森博格下榻的米盖尔酒店是土部,卡西利亚斯的故乡莫斯特雷斯俱乐部,古蒂生长地的托雷宏俱乐部。这些俱乐部拥有很好的基础教练,不断训练出好的苗子,不幸的是,来自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的球探时刻都在窥视,孩子们的内心世界里也将冲出卫星城,成为劳尔、托雷斯的明星当作至高理念,这就是马德里足球发展的催化剂,也形成了马德里足球良性大循环。

国际足球的中心

作为一名足球记者,居住在马德里市是幸运的。每周都有足球政客,名流,经纪人,前球星抵达马德里。之所以如此频繁,除了皇家马德里与世界足球千丝万缕的关系外,还有就是这座城市的魅力。西班牙是世界旅游圣地,去年共有5300 万人访问这里,超过了4000万的本土人口。马德里是西班牙首都,更是很多人谈生意,旅游和访友的好地方。

马德里还有专门为皇马球星提供深造机会的卡洛斯三世大学,一年一度搏力管理学院的体育论坛是一个很好学习的机会,塞乌国际大学也经常邀请国际足球名人讲座。此外,马德里是足球新闻的集散地,尽管在这里,体育电台的收入最高,电台足球解说员何塞·马利亚曾经领取600万欧元的年薪,依然挡不住数家电视台和报纸的竞争,来自世界各地的足球新闻充斥整个马德里。

马上就要开辟中西直航的欧洲航空公司总裁,萨拉曼卡俱乐部主席伊加尔多目前正在利用他的阿尔贡旅行社为中国球迷制定足球旅游项目,届时,中国球迷将有机会亲眼目击世界第一联赛的风韵。

马德里需要足球,足球也需要马德里,这是一座霸道的城市,当你在欧洲最古老马约尔广场喝下一杯巧克力;在普拉多博物馆凝视完维拉斯基的那幅价值连城的油画“小宫女”;在阿尔卡拉卫星城找到14世纪大学的气息;再回到市内阿尔卡拉凯旋门凭吊拿破伦的神勇;当你阅历了温达斯斗牛场的血腥;又陶醉完圣西德罗的节日;当你走过马德里内战的小巷;走进阿尔穆德

纳教堂忏悔后,这座城市一定要邀你去球场,在喧嚣中体会一个城市的疯狂,快乐或者悲痛。

队名 级别 成立时间 主场
皇家马德里 甲级 1902 年 伯纳乌球场(8 万)
马德里竞技 甲级 1903 年 卡尔德隆球场(5.8 万)
赫塔费 甲级 1983 年 佩雷斯球场(1.6 万)
巴列卡诺 乙级B 1924 年 特雷莎球场(1.6 万)
城市荣誉:

皇家马德里:联赛冠军29次、国王杯冠军17次、冠军联赛冠军9次、联盟杯冠军2次
马德里竞技:联赛冠军7次、国王杯冠军6次、优胜者杯冠军1次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安达卢西亚区:真正的西班牙德比战
安达卢西亚区Andalucia

塞维利亚人口只有56 万,1992 年曾举办过世界博览会,利比里亚半岛上最重要的河港之一,被称为“花园城市”,优美的吉普赛音乐经常在民间节日上演出。

安达卢西亚是一片热辣辣的土地。斗牛场的碧血黄沙、弗拉门戈舞的铮铮响板、近
乎热带的奔放阳光所有构成西班牙的经典要素都在这里激情汇集。就是在这片热土上,屹立着一座相传由古罗马神话中的大力神赫丘利创建的城市,一座力量在这里成为永恒的城市——它就是安达卢西亚自治区首府塞维利亚。

西班牙精致内涵的浓缩

塞维利亚是一座因水而兴又因水而灵的城市。数千年来,城边的瓜达基维尔河在汇向大西洋的路程上,一直都在悄悄地注视着塞维利亚的变迁。古罗马人曾通过它驶向葡萄牙,阿拉伯人曾借助它控制了大西洋的海运要塞,而光复土地后的西班牙人则凭借它,与地球另一端的美洲新大陆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塞维利亚也由此成为重要的通商口岸。静静的瓜达基维尔河贯穿了塞维利亚的沧桑历史,也流淌进了这里的生活。至今,阿里莫哈德王朝国王在十三世纪时下令建造的金塔依然傲立在瓜达基维尔河畔。这座为加强城防而诞生的建筑曾经通体镀金,但在岁月的打磨下塔身如今已显斑驳。不过,没有褪色的却是另一段关于塔名来历的传说:这里曾囚禁了一位金发女郎,她的“罪责”是让佩德罗国王爱得发狂,但却又对国王的追求置若罔闻。因为她的心只属于正在战场上为保卫佩德罗的疆土而浴血搏杀的丈夫。“她的‘错’便是爱得太浓太深沉。”每当讲述进入尾声时,塞维利亚人都愿意用这句话作为结尾。但其实,感情太浓太深沉的又岂止这位不知名的金发女子?

西班牙著名电影导演阿尔莫多瓦曾说:“塞维利亚人的感情奔放但又不失细腻,他们对于生活的独特理解就像这里的舞蹈、诗歌一样,都能成为反映西班牙精致内涵的浓缩。”

天堂般的城市


西班牙人常把塞维利亚喻为快乐、美丽、宏伟和无与伦比的城市。总之,她不仅是一座有其自身特点的伟大城市,而且也具有一定的神秘色彩。欧洲文学戏剧中的很多故事和人物都是出自塞维利亚。如英国诗人拜伦及奥地利作曲家莫扎特的歌剧《唐璜》中的人物唐璜,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作品经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改编的著名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及奥地利音乐家莫扎特改编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法国作曲家比才描写西班牙吉普赛人卡门的爱情故事的歌剧“卡门”。西班牙大作家塞万提斯的作品中经常提到塞维利的街道和房屋的名字,他在这里度过青年时代,不朽的《唐·吉诃德》是在塞维利亚的监狱中完成的,作家最后也长眠于此。

塞维利亚市内最值得游览的就是位于瓜达基维尔河畔的金塔,不论从城市的任何位置,都可以看到这座象征着塞维利亚的标志性建筑。塔高97.5 米,其中普拉特雷斯克风格的钟楼是在被地震毁坏部分的基础上,于16 世纪重新修建起来的。从塔下仰视上去觉得很小的塔顶神像,是一尊高4米、重1288公斤的青铜雕像,据说雕像在风中还会来回转动,充满了神话色彩。从位于塔身70 米高的展望处可以看到城市美丽的街景,也可以在这里确认一下下一步准备游览的景色的大致位置。这座高塔的内部没有台阶,只有一条据说是过去国王曾经骑马走过的舒缓的坡道,石板路上一个个的凹陷可以告诉我们,究竟有多少人曾经来到过这里。塔顶的28个大钟,至今仍然在用优美的音色给塞维利亚城的居民们报时。

著名的斗牛博物馆也在瓜达基维尔河边,堪称西班牙独一无二,里边还有大型斗牛场。场内的拱门,看台的造型,都是精湛的工艺成就。在西班牙人心目中,斗牛士是受崇拜的英雄。诗人加西亚·洛尔卡曾为血洒沙场的斗牛士写下诗句:“塞维利亚的王子,哪一个能与您相比,您的剑锋利坚韧,您的心真诚豁达。”斗牛也被称为“死亡芭蕾”,所以,在每个斗牛场后面都会有一间急救室作抢救受伤斗牛士之用。急救室中有手术床和各种抢救设备,据说曾有斗牛士在急救室里死去。可见,斗牛其实是一种既娱人又残酷的人兽争斗游戏,称它为“死亡芭蕾”倒是十分贴切。斗牛博物馆有文字介绍斗牛的历史。斗牛的历史可追溯到2000 多年前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代表原始的人兽之争。18 世纪起,西班牙各地兴建斗牛场,斗牛表演蔚然成风。博物馆陈列了各种斗牛场面的图片,各色精工刺绣的斗牛士服装,著名斗牛士生平介绍及实物,甚至还有被刺死的牛的头与角,赫然高挂在墙。

塞维利亚

德比

在塞维利亚,人们呼吸的只有两种颜色:或红或绿。而且他们还会骄傲地告诉你,真正意义上的“西班牙德比”并非皇马与巴萨的对决,而是塞维利亚与贝蒂斯的交锋。因为这才符合德比的纯正概念。每当德比来临,整座塞维利亚城的时间都会因此而凝滞,街巷是空的,酒吧是满的。甚至就连那些不喜欢足球的人,也会在这个时刻呼朋唤友,准备享受德比带来的酣畅淋漓。

塞维利亚德比为何会如此具有魅力?这些都还要从两队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讲起。1905年,塞维利亚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俱乐部名为“Sevilla Futbol Club”,带着明显的英语痕迹。两年后,又一支塞维利亚足球队悄然问世,只不过它的写法为“S e v i l l aBalompie”,是地道的西班牙语(为便于叙述,下称“塞维利亚足球”)。

1909 年,塞维利亚俱乐部领导层出现了裂痕。当时,包括埃拉迪奥·加西亚在内的一些董事会成员建议球队签下一名在烟火工厂工作的年轻人。但这却遭到了另外一些董事会成员的坚决反对,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来自低下等级的工人会破坏俱乐部的氛围”。最终,以埃拉迪奥·加西亚为首的部分领导愤而离开了塞维利亚队,随后组建了贝蒂斯俱乐部。为了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贝蒂斯选择了绿色和白色这一在当时显得颇为另类的搭配作为球衣颜色,这也让很多人都笑称“这群人看起来像是油橄榄”。

至此,塞维利亚城便出现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而其中实力最强的还要算“塞维利亚足球”。但后来,一位当时在塞维利亚工作的英国老人哈里·琼斯却改变了塞维利亚城的足球格局。这位铁杆球迷一直希望塞维利亚能有一支超级强队,于是他大胆地提出了“塞维利亚足球”和贝蒂斯合二为一的建议。1914年9月,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正式将皇家称号颁给了贝蒂斯。两个月后,“塞维利亚足球”便与贝蒂斯合并,目前征战西甲的“皇家贝蒂斯足球队”便告诞生。

也正由于这样的历史渊源,塞维利亚与贝蒂斯之间想不具有敌对情绪都难,而关于这对冤家的奇闻逸事也层出不穷。1918年,两队在安达卢西亚杯中狭路相逢。贝蒂斯的两名核心球员坎达和阿托拉因服兵役而不被放行参赛,为表示抗议,贝蒂斯派上了青年队应战,结果被打了个0 比22。1931 年,塞维利亚从贝蒂斯买来了一名前锋,但他却并不想改换门庭。于是,当他代表塞维利亚与老东家交手时,主裁开场哨一吹,他便接队友传球后转身朝本方大门杀将过去,甩下一位位呆若木鸡的队友,劲射破门后满意地跑到场外去聆听贝蒂斯球迷的震天欢呼。当然,这出“无

间道”的主演最终被塞维利亚开除。

除此之外,两队都还曾一度将球衣、球裤穿戴整齐后才前往对方客场比赛,因为他们“都很讨厌使用对方球场的更衣室”。而一些队员甚至还因为拒绝与从死敌转会而来的新队友共事,而愤然离开了俱乐部!塞维利亚与贝蒂斯是这般的水火不容,以至于很多从第三方球队转会而来的球员,在初来乍到后都要先贬低一下他们的德比对手来取悦新东家。2002-03 赛季,乌拉圭前锋达里奥·席尔瓦从马拉加加盟塞维利亚后就表示:“我选择了塞维利亚城最好的俱乐部。”结果,他每次到贝蒂斯主场比赛,得到的都是“大便”、“滚蛋”之类的“夹道欢呼”。

然而,或许是塞维利亚德比太过盛大的缘故,人们往往因此而忽略了安达卢西亚自治区的另一座名城——马拉加,以及那里的球队。公元前800年,腓尼基人在日后被人们浓缩。”所以,能把故事幽幽诉说的塞维利亚人的感情同样也是博大且深沉的,一如他们对足球的挚爱。

马拉加是艺术大师毕加索的故乡,毕加索在这里度过了他10 岁以前的童年生活,在马拉加的生活对其初期的“蓝色时期”作品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马拉加同时也是驰名世界的度假胜地,“阳光海岸”的中心。不过,先别急着换上比基尼,在奔向海滩之前,马拉加还有很多城堡值得欣赏。“天堂般的城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比森特·阿雷桑德雷这样描述它。在春天的清晨,如果在鲜花和百鸟的簇拥下沿着幽静的林荫道走过,肯定能感觉到天堂似乎近在咫尺!马拉加这座港口和商业城市,是欧洲大陆上气候最好的地区之一。

马拉加室内的公园里,各种鲜艳的花卉和亚热带植物繁茂,大街上观光用的马车往来穿梭。这个到处洋溢着南国风情的城市,与它永远晴好的天气一样让人心情舒畅。

目前的这支马拉加队成立于1 9 4 8 年,但直到1994 年之前他们都叫做“马拉加竞技”,其身份只是“马拉加体育俱乐部”的二队,负责为“马拉加体育”输送青年才俊。1992 年夏天,“马拉加体育”由于财政问题散伙,而“马拉加竞技”尽管是“附庸”,但却有独立的注册资格。于是,两年后“马拉加竞技”才终于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代表球队。但无论是更名前后,还是已经消失的“马拉加体育”,绝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是在低级联赛中升升降降。也正由于这样的原因,马拉加人心中的德比概念便也因时而异。起初,他们先和格拉纳达不睦,后来又改为与卡迪斯杀得不可开交。冲甲成功后,马拉加的德比死敌又“与时俱进”地升级成了贝蒂斯。之所以不选塞维利亚,一是

因为马拉加球迷觉得“像塞维利亚这种每年都能为欧战名额搏杀的球队,我们都不敢去想能和他们攀上德比关系”;二是因为马拉加与贝蒂斯之间还曾有过一场黑色幽默般的默契球。1984-85赛季西甲最后一轮,都有降级之虞的马拉加与贝蒂斯狭路相逢。为了联手保级,双方领导心照不宣地设计了比赛打平的结局,当然这还要求客场挑战皇马的埃尔库雷斯不能取胜,且同样是客场远征的瓦拉杜利德也不能战胜塞维利亚。如果仅从实力对比来看,上述两个前提条件几乎都是铁定满足的。但事情却偏偏出了差错。塞维利亚当然想看到贝蒂斯降级,于是比赛开始后,主场球迷竟一致为瓦拉杜利德的进攻叫好,而后者也不负众望2比0拿下了比赛!皇马在主场也告0 比1 失守!这使得马拉加与贝蒂斯间的“神圣同盟”瞬间瓦解,双方若想保级,就必须殊死一搏。结果马拉加主场1 比1 战平贝蒂斯,坐着倒数第三的位子滑进了降级深渊。所以,马拉加球迷至今都不肯原谅贝蒂斯。因为根据他们的理解,若不是贝蒂斯太惹塞维利亚人仇恨,那后者则根本不会在那场比赛中莫名其妙地输给瓦拉杜利德,那么马拉加也就能像赛前设计的那样天衣无缝地留在甲级。可最终,这一切都因为贝蒂斯把塞维利亚触怒得太深而泡了汤,而更不厚道的是,贝蒂斯最后却保级成功了。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瓦伦西亚:阳光之城诞生最温柔德比
瓦伦西亚区 V a l e n c i a

号称是欧洲的“阳光之城”,

西班牙第三大城市,

盛产橘子和柠檬,

与四川和浙江结为友好省份。

美食天堂

公元前13 世纪,古希腊人用一匹木马攻克了特洛伊,夺走了那里的财宝、摧毁了那座曾经顽强抵抗的城市。相传,一部分特洛伊人幸运地躲过了古希腊人的杀戮,然后一路逃到西班牙境内。在地中海岸边,他们见到了一座被当地的拉丁人称做Valentia(力量与勇气)的小城镇。特洛伊人按照自己的语言,把这个名字翻译成了罗马。

而近一千年之后,当古罗马人来到这座“罗马”城面前时,他们疑惑了。为了与亚平宁半岛上的那个罗马区分,于是在按照他们自己的语言翻译后,这个“罗马”又重新变回了“Valentia”。而后,随着岁月的变迁和发音的改变,这座“力量与勇气之城”便最终被人们唤作了瓦伦西亚。

两千多年来,瓦伦西亚一直依偎在沉静的地中海岸边。古罗马人为这里带来了语言和文化,西歌特人在短暂停留后留下了一段至今还未完全被破解的历史,而随后而来的阿拉伯人则用科学财富把瓦伦西亚变成一座美丽大花园。稻米与柑橘是被他们引入

到瓦伦西亚的,农田里精巧的灌溉系统也是他们设计的,甚至瓦伦西亚城内一座至今都依然在使用的法庭也是他们创建的!所以,西班牙人才会说“瓦伦西亚是由古罗马人建造的,但却是由阿拉伯人来发展的”。

由于濒临地中海,瓦伦西亚海产异常丰富,再加上这里土壤肥沃,终年呼吸着微咸空气的瓦伦西亚便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西班牙绝对的“美食天堂”。而其中这里最为著名一道菜肴的便是海鲜饭,它甚至都已经上升成为了西班牙的一种象征。不过,尽管叫做海鲜饭,但其实它起初与海鲜并无甚瓜葛。最初的海鲜饭并无名称,用料也极其普通。平常人家只要备齐大米、兔肉或鸡肉外加蔬菜,然后随便放在一口平底锅里来个大杂烩后即可入口。渐渐地,这道做法简单但又营养丰富的菜肴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出于提高烹饪效率的需要,人们便新设计了一种专门用来做这道菜的平底锅,它更大也更结实,被人们叫做“Paella”。久而久之,菜名也就这样由此及彼了。同时,随着这道菜的发展,其原料也开始丰富多变起来。终于,在海鲜原料介入后,“Paella”也总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海鲜饭”。现在,瓦伦西亚的海鲜饭种类繁多,从纯鱼肉到纯蔬菜的应有尽有。而瓦伦西亚也拥有了独特的海鲜饭文化。每周日,这里的人们都要

全家聚在一起,用橙木做成的柴火烧出一锅香喷喷的海鲜饭来大快朵颐一番。这样的情形会让很多华人都情不自禁地想到咱们中国的饺子或者火锅。

蝙蝠带来福气

和其他海滨城市一样,瓦伦西亚是繁华俊美的。这里古迹繁多,很多欧洲人都把它比做“一位秀色可餐的姑娘”。但也正是如此,瓦伦西亚城徽上的那只黑色蝙蝠才会在这一片绯色的地中海小情调中显得格外突兀。其实,蝙蝠的痕迹还不止仅限于此。瓦伦西亚城的两支球队瓦伦西亚与莱万特的队徽也是由蝙蝠来守护。为何一座别致秀丽的城市会与象征着阴森恐怖的蝙蝠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

事情还要从13 世纪讲起。当时,为了赶走入侵的阿拉伯人,西班牙各地的割据势力纷纷揭竿而起,浴血杀敌。其中,阿拉贡国王海梅一世率大军东征,意欲收复瓦伦西亚。在一次战役中,一支敌箭悄悄射向了正全神贯注指挥战斗的海梅,但恰巧这时有一只蝙蝠飞过,帮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箭。因此,在瓦伦西亚光复后,蝙蝠便作为一个英雄角色被设计进了城徽当中。而由于海梅还收复了马洛卡岛,所以那里的城徽也有蝙蝠的影子。

这样的传说让蝙蝠渗透进了瓦伦西亚的文化当中,因此当莱万特和瓦伦西亚成立时,两家俱乐

部便也都选择了蝙蝠来作为队徽的组成元素之一。而在1931 年至1949 年期间,西班牙国内革命形势风起云涌,国王阿方索十三世退位,曾一度亲近皇室的马洛卡队迫于政治形势,不仅更改了队名,还放弃了原有的皇冠造型队徽,改用了同样有着蝙蝠形象的新队徽。直到1949 年西班牙国内政局稳定下来后,他们才将队徽复古到了最初的造型。

同安达卢西亚自治区一样,瓦伦西亚自治区也拥有了3支甲级球队,其中最为人所熟悉的当然是瓦伦西亚。1919 年,几位球迷在托里诺酒吧开会,并集体通过了瓦伦西亚俱乐部章程,球队正式成立。而搞笑的是,这支上赛季双冠王球队的首任主席竟然是通过抛硬币的方式而产生的!因为,当时迪亚斯和佩尔纳斯都担任此职且又互不相让,于是双方最后只得借助抛硬币来解决问题。最终,得到幸运女神垂青的是迪亚斯。此外,瓦伦西亚的昵称“切”的来源也颇有意思。在瓦伦西亚方言中,“小伙子”一词的缩合形式为“xiquet”。后来,该词以变音为“切”(che)的形式进入到西班牙语中。于是,瓦伦西亚球迷开始称呼本队球员为“切”,而慢慢地“切”这个词也就成为了瓦伦西亚队的代名词。

瓦伦西亚成立后,在短短的几年内得到了飞速发展,并很快就在实力上超过了比自己早建立10 年的同城兄弟莱万特。而在1923年,瓦伦西亚城以北的比利亚雷亚尔市也拥有了同名球队。不过,和莱万特一样,比利亚雷亚尔在成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迹于低级别联赛。上世纪60 年代,“披头士”乐队的力作《黄色潜水艇》风靡欧洲,那时比利亚雷亚尔球迷在主场看球时,每逢情到深处便会哼起《黄色潜水艇》。所以,对于一直没有正式队歌的比利亚雷亚尔而言,这首脍炙人口的乐曲便悄然成为了球队的“准队歌”,再加上比利亚雷亚尔的主场队服本就是灿烂的明黄色,于是“黄色潜水艇”也干脆就成为了球队的外号。1997-98 赛季结束,在俱乐部75 岁大寿之际,比利亚雷亚尔首次跻身西甲。兴奋不已的球迷自发创作一首队歌取代了《黄色潜水艇》,但这个颇具英武之气的外号却一直保留了下来。而比利亚雷亚尔甚至还设计了一个以微型潜艇为头部的机器人,来作为球队的吉祥物。

德比一家亲

尽管瓦伦西亚自治区球队颇多,但这里却不像安达卢西亚自治区那样,拥有错综复杂的德比情仇。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这里的3支球队实力参差不齐,很难经常在同级别联赛中上演火并的大戏。况且,生活在海边的人性情又大都柔和似水,因此虽然瓦伦西亚不缺德比,但这里的德比却真的很难擦碰出让人血脉贲

张的火花。相反,球队间反倒是能演绎出一幕幕的温情脉脉。2003-04 赛季第37轮西甲联赛,比利亚雷亚尔主场对垒刚刚在欧洲联盟杯中折桂而归的瓦伦西亚。结果,比赛开始前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集体站在通道口,夹道欢迎载誉归来的“老大哥”,而比利亚雷亚尔球迷也由衷地高喊“万岁,瓦伦西亚!”。

如此独特的德比情景让一位偶然来现场观看比赛的贝蒂斯球迷竟向身边的本地人连问了3次为什么!的确,像这样的“德比一家亲”的场面人们可能也只能在瓦伦西亚地区看到。而同样地,这里的罗伊格兄弟分别掌管瓦伦西亚与比利亚雷亚尔两家俱乐部的故事也早已成为独一无二的美谈。

在瓦伦西亚商界,罗伊格家族拥有显赫的名望。早在19 世纪,维森特·罗伊格便通过粮食种子买卖而发家致富。时至今日,罗伊格家族已拥有涉足食品业和瓷砖业的大型商务集团,生意事物由费尔南多·罗伊格、弗朗西斯科·罗伊格和胡安·罗伊格三兄弟共同打理。尽管三人所负责的业务各不相同,但他们却对体育有着共同的兴趣。胡安非常喜欢篮球,于是在1986 年他成为了瓦伦西亚帕梅萨篮球俱乐部的主席。而费尔南多和弗朗西斯科都十分钟爱足球。1997 年,费尔南多成功入主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董事会,担任主席职务至今;从小就是瓦伦西亚狂热支持者的弗朗西斯科则于1994 年购下瓦伦西亚的众多股份,从而出任主席。1997年,三年任期结束后,在弗朗西斯科的苦心经营下,瓦伦西亚已显露出了欧洲足坛新贵的雏形。去年9月,弗朗西斯科将手头余下的股票抛售给了索莱尔,彻底退出了瓦伦西亚俱乐部的管理层。但是他对这支球队的热爱却始终未变,“从感情上来说,离开瓦伦西亚对我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因为我是发自内心的球队支持者。但我的离开却能够对球队有好处。”弗朗西斯科动情地说道。

这便是独到的瓦伦西亚。城市虽大,但人们却依然过得从从容容;城市虽繁华,但人们的感情却依然朴朴素素;城市虽喧闹,但人们的内心却依然波澜不惊。这就是一个只有海风、贝壳、美食、安宁与幽雅的浓情瓦伦西亚。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加利西亚区:拉科塞尔塔的恩怨情仇
加利西亚区Galicia

位于西班牙版图西北端;渔业是这里两千多年来的经济支柱;该地区的拉科鲁尼亚和维戈都是标准的小城;小城的“足球章节”却名满天下;直到塞尔塔的降级让拉科感到了寂寞。

大都市养育知名球队,知名球队以大都市为依托。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足球世界中的一条定律。但拉科鲁尼亚与塞尔塔这对加利西亚球队却给出了反例。因

为无论是前者所在的拉科鲁尼亚,还是后者所在的维戈,它们都是标准的西班牙小城。但尽管如此,“小城故事”里的“足球章节”却也同样名满天下。

位于西班牙版图西北端的拉科鲁尼亚城面积只有36.8 平方公里,但居住人口却高达24.4 万人。在沉重的土地压力面前,农业和工业都已被挤到了城市周围的卫星镇一带,只有两千多年以来始终是这里经济支柱的渔业留守在了城中。。

拉科鲁尼亚以南的维戈尽管拥有109平方公里的城市面积,但也还远够不上“大都会”的量级。历史上,先被古罗马人占领、又频频受到英国海盗骚扰、而后又被法国侵略的维戈一度饱受战乱之苦。直到20 世纪初,加泰罗尼亚人将工业革命的火种带到此地后,维戈才总算安宁地走上了发展之路。

在西班牙,加利西亚自治区的经济实力在全国范围内只是中等水平,但足球却给了拉科鲁尼亚和塞尔塔这样的小城在名气上与马德里、巴塞罗那等大都市争艳的机会。近10 年来,“超级拉科”的时代对拉科鲁尼亚的城市发展起到了难以量化的巨大推动作用。拉科鲁尼亚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桑托斯在著作《球

队之于一个城市的价值》中甚至得出结论说“拉科鲁尼亚俱乐部已经成为了决定这座城市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因为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90%的拉科鲁尼亚市民认为“球队提高了城市形象”,有70%的人会经常在工作或休息时与他人聊起与拉科有关的话题,而51%的市民更是认为“如果拉科不存在的话,那么

城市的生活质量就会恶化”!

类似的感觉维戈人也有。每次伴随着球队杀入欧洲战场(历史上,塞尔塔曾6次杀入冠军联赛或联盟杯)的都是整座城市的欢呼雀跃。仅以球队在2002-03赛季为例,当那年塞尔塔以西甲第四的身份成功入围下赛季冠军联赛后,维戈的欢庆活动整整持续了半个月。在此期间,城市的消费水平在这种喜悦的拉动下竟激增了13.4%!平淡的岁月里,是足球给了这两座小城巨大的欢乐和无限的激情。当然,快乐是播撒在两座城市内部,而激情则来源于彼此间的德比。每当这两支加利西亚最大的俱乐部狭路相逢时,两座城市所有的情绪都会被调动起来,那一刻,一场普通的比赛竟演变成了两座城市间的直接对话。

从历史上看,成立于1906 年的拉科无疑是哥哥,因为塞尔塔直到1923年才宣告诞生。但由于塞尔塔是由维戈城内的两支超级劲旅合并而成,因此一直到上世纪80 年代末,作为弟弟的塞尔塔反倒始终是加利西亚足球的代表。他们地区德比中的战绩也压过拉科。1990-91赛季,历史却突然转了个弯。该赛季的西

甲联赛中,拉科先是主场3 比0 横扫塞尔塔,而后又在客场0 比0 逼得和局之盟完成了“咸鱼翻身”的故事,而加利西亚足球也进入了“超级拉科”的时代。更让拉科球迷骄傲的是,尽管塞尔塔在德比对峙中风光了半个多世纪,但首次为加利西亚捧起响当当的西甲冠军等奖杯的却还是拉科。

数十年的德比情仇贯穿了两队各自的历史,也给这片古老的土地注入了青春的风情。前塞尔塔主帅洛蒂纳曾坦承:“其实,谁也不明白这种敌对关系从何而来,但它却就这样真实地存在着。德比似乎成了这里的任务,也似乎是一种宿命。”不过,随着塞尔塔在2003-04 赛季结束后惨遭降级,德比不在的加利西亚也一下子平淡了许多。“我们似乎失去了一种寄托。”一位名叫米格尔的拉科球迷在自己的博客上这样写到。

2003-04赛季,征战欧洲冠军联赛的塞尔塔由于没能处理好两条战线间的轻重缓急,在西甲联赛中长时间在降级区内外徘徊。西甲倒数第二轮,拉科主场迎来仍有保级希望的塞尔塔。但就是在此番德比打响前,塞尔塔主席戈麦斯却有失准则地表示:“我想拉科鲁尼亚也不希望加利西亚地区只剩下一支甲级队吧!”如此赤裸裸的暗示立即引起了外界的轩然大波。拉科主席伦多伊罗义正严词地回应说:“球场上只有胜负。如果双方的境遇对调,那我想塞尔塔也不会出于感情因素而放我们一条生路。”而塞尔塔队员和球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在他们看来,自己主席的这番表示根本就是在乞求死对头的施舍。“没有对抗,德比也就失去了意义。我还从不知道哪支球队会在德比对手需要时,主动给他们送分的。”

当时还在塞尔塔效力的塞黑前锋米洛舍维奇颇为不满地说道。而塞尔塔球迷则干脆高喊:“滚蛋吧,戈麦斯!球队如今落到这般境地,你还敢讲出如此无耻的话,你当初早干什么去了?!”结果,在颇为诡异的气氛中,塞尔塔被壮烈地打了个0比3。而在接下来的收官之战中他们又主场1 比2 不敌马洛卡。降级的沼泽终于在最后时刻没过了蓝衣军团的头顶。现在,身处西乙的塞尔塔尚在为升级而打拼(编者注:塞尔塔上赛季终于得以重返西甲)。而失去了德比对手的拉科也似乎找不到了昔日的动力,他们本赛季的成绩一落千丈。“没有了德比的加利西亚是寂寞的,我们何时才能找回以前的激情呢?”《加利西亚之声》报著名评论员海梅失落地问道。其实,这也是每一位加利西亚球迷心底的问题。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萨拉戈萨:文化熔炉的经典范本
萨拉戈萨Zaragoza

古老的阿拉贡王国的首府;文化熔炉的范本;经历了太多的战火

洗礼;诞生了欧洲家喻户晓的画家哥雅;埃布罗河畔有的是史诗般的传奇。

“如果你想寻找文化熔炉的范本,那就请来萨拉戈萨。”这是萨拉戈萨市政府官方
网站对这座欧洲文化名城最贴切的介绍。因为,作为阿拉贡自治区首府的萨拉戈萨完全就是在各种文明的激荡中成长起来的一座传奇城市。它经历了太多的战火洗礼,如今,教堂里虔诚的祈祷声,与夜晚街头的享乐气息,造就了这座古城的盎然生机。

最初,这里是伊比利亚土著居住的地方,被唤作萨尔度瓦。公元8世纪,入侵伊比利亚半岛的阿拉伯人将这里改名为萨拉科斯塔。1118 年,阿方索一世从阿拉伯人手中收复此城,并宣布萨拉戈萨成为阿拉贡王国的首都。就这样,土著、穆斯林以及基督教这3种截然不同的异质文化被精致地灌注到了萨拉戈萨的每个角落。比如,阿拉伯风格的阿尔哈费里亚宫殿就和古罗马城墙遗址和谐地并存着。

萨拉戈萨两千多年的沧桑巨变,有一场战役不能不提。那是1809 年1 月27 日,拿破仑最精锐的拉纳军在围攻萨拉戈萨好几个月后终于实现了突破,让侵略者始料不及的是在萨拉戈萨城里又遭到了当地人的英勇抵抗。2万名萨拉戈萨的守军和3万多名居民为国捐躯。当法军拉纳元帅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城时,竟被每条街巷堆积着的尸体惊呆了。他对身边的人慨叹:“这是怎样的一场战争啊!这场胜利也只能使人感到忧伤!”

正是因为这场可歌可泣的战争,使萨拉戈萨的许多古建筑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如今幸存下来的就是埃布罗河畔的皮拉尔圣母教堂和邻近的几座老建筑了。有11 个圆顶的皮拉尔圣母教堂是萨拉戈萨的标志,教堂里至今还保存着公元前40 年圣母玛丽亚显灵的一根石柱。西班牙语将柱子叫做“皮拉尔”,这就是教堂名字的由来。每年10 月萨拉戈萨人都要在圣母玛丽亚显灵那一天举办皮拉尔节,来表达心中绵绵不绝的敬意。18 世纪时也有一个伟大人物在这个广场上胡思乱想,他就是哥雅,一个在欧洲家喻户晓的著名画家。他生于此,长于此,圣母教堂里有他创作的美丽壁画。

在萨拉戈萨,融合并不只限于文化。20世纪初,因身穿红色球衣而绰号“西红柿”的萨拉戈萨几经合并,与同城绰号“马蜂”的伊比利亚队形成对峙之势。1932 年,为拯救因财政问题而奄奄一息的萨拉戈萨,该城包括伊比利亚队在内的5支球队又签署合并协议。至此,今天征战西甲的萨拉戈萨才正式诞生,而

曾经势不两立的“西红柿”也最终与“马蜂”结合到了一起。时至今日,人们不难从萨拉戈萨队中看到融合的影子。西班牙本土

的比利亚、阿根廷的米利托、巴拉圭的托莱多、巴西的萨维奥、塞黑的德鲁利奇融合之中,萨拉戈萨正轻快地走在复兴的道路上。
西班牙足球地理之巴斯克区:两座伟岸城市撑起铁血旗
巴斯克区Basque位于西班牙北部;在西班牙50.6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巴斯克是最为神秘的一隅。至今,人类学家都还没有搞清这里的原住民究竟起源于哪里,因巴斯克区人类学家没能搞清巴斯克的原住居民究竟起源于哪里;语言学家也很困惑巴斯克语从属于什么语系;现有的研究只告诉我们:在不可逾越的山峦与丛林的环抱下,巴斯克民族一直孤立地存在了数百年,直到公元12 世纪左右才被纳入了卡斯蒂利亚王国的版图。

美丽且繁荣的巴斯克自治区本有3 座伟岸的城市:比斯开省首府毕尔巴鄂、吉布斯科阿省首府圣塞巴斯蒂安和阿拉瓦省首府维多利亚。不过,由于位于维多利亚的阿拉维斯已经降级(编者注:阿拉维斯已升回西甲),因此交相辉映巴斯克的始终都是毕尔巴鄂与圣塞巴斯蒂安双城。毕尔巴鄂与皇家社会交相辉映,都是巴斯克的儿子;他们之间相互对立,却也因同一块土地而联系在一起。

由于临海的缘故,毕尔巴鄂和圣塞巴斯蒂安都曾是西班牙工业革命的桥头堡。岁月流转,现在的毕尔巴鄂依旧是西班牙的工商业中心:摩根士丹利银行、西门子分部、罗尔斯·罗伊斯飞机引擎制造厂世界知名财团或企业都在这里驻足;而城内600多家商业机构每年创造的17.5 亿欧元的销售额,也诠释着毕尔巴鄂的无限活力。让毕尔巴鄂闻名于世的还有古根海姆博物馆。一名建筑学家评论道:“在20世纪90年代人类建筑灿若星河的创造中,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无疑属于最伟大之列,与悉尼歌剧院一样,它们都属于未来的建筑提前降临人世,属于不是用凡间语言写就的城市诗篇。”古根海姆博物馆位于风光旖旎的内尔维

翁河畔,该馆首年接待游客超过130 万人次,带来超过百亿美元的观光及周边效益。当地人把它誉为毕尔巴鄂市的珍珠。

圣塞巴斯蒂安同样发达,但却没有毕尔巴鄂那种大工业时代的金属质感,而是充满了轻歌曼舞的闲雅情调,因为这里唱主角的是旅游业。无论是作为这座城市象征的美丽海滩,还是旧城区里远近闻名的夜色酒吧街,亦或是国际知名的电影节,休闲的圣塞巴斯蒂安已然跻身欧洲知名旅游胜地的行列。

凭借着对外交流的便利,两座城市早在1 9 世纪末便沐浴到了从英伦飘来的足球风。1898年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成立,随后8夺联赛冠军、23 次问鼎杯赛桂冠且从未跌出过甲级;1909 年皇家社会也告诞生,“

弟弟辈”的它也有过折桂联赛和杯赛的经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工业化情结造就了强硬固执的毕尔巴鄂,旅游业的斑斓孕育了思想活络的皇家社会。于是,一段独特的德比情仇展开。为了争夺“最能代表巴斯克的球队”名号,两队的敌对关系由建队初期便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特别是当皇家社会在1989-90赛季签入了爱尔兰人奥尔德里奇、打破了球队近30 年不用外援的传统后,这种敌对关系便更上层楼。尽管奥尔德里奇帮助皇家社会成功打入了下赛季联盟杯,但作为邻居的毕尔巴鄂却非常不屑,因为他们认为小老弟破坏了巴斯克的纯洁。在民族归属感极强的巴斯克人看来,只有在巴斯克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孩子才能誓死捍卫球队的荣誉,才更值得信赖和依靠。毕尔巴鄂便是这一信条的坚守者。从建队至今,在球员组成上它始终保持了纯正的巴斯克血统。虽然利扎拉祖也曾效力于此,但他出生在法国的巴斯克地区。按照巴斯克人的理解,这个小个子后卫并不算“外援”。

因此,毕尔巴鄂球迷一直都攻击德比对手“是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而皇家社会球迷则反唇相讥说“毕尔巴鄂人都是死脑筋”,为了讥讽他们“大脑不够用”,皇家社会球迷编出了很多脍炙人口的笑话。其中最著名的是这样一则:3 位毕尔巴鄂球迷与3 位皇家社会球迷结伴去观看冠军联赛决赛。出发前,后3 人只买了1 张火车票。“你们这样能乘车?”毕尔巴鄂球迷一脸疑惑。答曰:“一会你们就明白了。”车开后,3位皇家社会球迷躲进了盥洗室。“检票啦!”3位毕尔巴鄂球迷老老实实地在检票员面前掏出了各自的车票。而盥洗室的门则开了一道缝,递出一张票来,检票员打孔后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原来如此!”毕尔巴鄂球迷茅塞顿开。回程时,3 位毕尔巴鄂球迷便只买了1张票;而皇家社会球迷这次竟然1 张都没买!“你们这样都能乘车?!”毕尔巴鄂球迷一脸愕然。答曰:“一会你们就明白了。”车开后,双方躲进了不同的盥洗室。不久之后,一位皇家社会球迷走出盥洗室高喊:“检票啦!”结果,另一间盥洗室的门拉开了一道缝,里面递出1 张票来这就是可爱的巴斯克球迷群落。

相互攻击,但不相互侮辱;相互敌对,但又不失善意。其实,在是否应该使用外援一事上,时至今日都没人能权威地评判毕尔巴鄂与皇家社会究竟孰是孰非。因为在不同理念的指导下,两队又都经历过辉煌与低潮,实在无法做出定论。不过,与其他地方的德比球队间“有你没我”的势不两立不同。共同的血脉、历史上巴斯克地区所遭受到的来自中央集权的铁碗打压以及巴斯克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