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汶川地震感人事迹

汶川地震感人事迹

一半受灾群众,急需心理干预

我花了很多时间想,我应该用什么样的名字能够涵盖今天的报告,最后想了很多很多的题目,最后我锁定是“灾情就是命令”。

13日深夜11:35我们接到了出发的命令,第二天早上7:00出发,坐上了浙江省卫生厅组织的包机直接到成都,我们是12点到达成都。就开始了我们艰难的心理危机干预。我们向南坝挺进,平常5个多小时的路,足足走了16小时半,整个晚上都是上车、下车。一次,我们的车刚过,后面就哗一下,烟雾腾腾,很大的塌方就下来了,我回过头去看,如果这个塌方下来,刚好是我们经过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有一辆救护车被一块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块砸中了车头,油箱、水箱都被砸破,我们只好中途把这辆车废弃在路边,继续往前走,因为灾区太需要我们了,指挥长坚决命令:不顾一切往前走。

我这次去过才知道,地震是如此的厉害,整个地都猛烈向上抬,高度可以达到4.5厘米,伴随着地震,比打雷还要猛烈的来自地底下的轰轰声,极其恐怖!我们经历了一次6.8级余震,那天我刚好在广场上,给灾民做心理干预,地震来时,地面往上鼓,足足持续了有20多秒钟,广场上的老百姓因为刚刚经历了8级地震,所以他们以为8级地震又来了,当场都恐惧地哭,你抱着我,我抱着你。

我们到现场后,看到有那么多的受灾群众,而我们的心理危机干预队只有10个人。我们这支队伍是专业队伍,团队中有三位是全国心理危机干预专家,曾经参加过云娜台风、桑美台风、东南亚海啸、云南地震的心理危机干预。出发前一个星期,我们才从山东4.28铁路事故的危机干预中回到杭州。到现场以后,我们迅速对灾民展开心理评估,我们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急需心理干预,通过心理评估以后,我们震惊地发现,至少有25%的人已经患有达到诊断标准的急性应激障碍;而像恐惧、焦虑、抑郁、情感麻木的群众达到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那么多。

第一次用上了EMDR技术

这是我第一次把EMDR(快速眼动信息再加工)技术,大量应用到心理创伤治疗上。很多当地人在地震过程中,曾亲眼目睹血淋淋的画面。不用回忆,这些画面也会在头脑中闪回,如果不能有效地去除,后续的心理危机干预会有很大的困难,所以这一次我大胆起用了EMDR。

这种技术现在在国际上非常流行,特别是在美国。当年从伊拉克战场回来的美国士兵都曾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应激障碍”,美国的心理学家就大量应用EMDR技术,粉碎了他们在伊拉克战场带回来的创伤性的画面,实践证明是非常有效的。

在国内,这是第一次大量把EMDR用于粉碎灾后创伤性记忆。我还在四川的时候,有朋友告诉我,新浪网上有一个很大的争论,说我把这个技术用在了一个12岁的小孩身上。有专家提出来,对小孩是否也适用EMDR?因为它的前提是要把伤口撕开,这似否太残忍了。但大概一星期后,网上的意见基本上统一了,包括香港在内的很多心理专家都参与讨论,最后明确认为:EMDR用于小孩子闯入性记忆粉碎是有效的,是可以的。

我们用的第二个治疗方法,叫CISD,即把有相同心理问题的人集中在一起,走完这个程序后,问题就会慢慢获得解决,也就是团体辅导。

5月12日下午2时28发生大地震,我们13日上午就接到国家卫生部和浙江省卫生厅指令,要求我们迅速组建心理危机干预的专家队伍,等候命令。13日这一天我心情非常焦急,因为心理危机干预在事件后的第一个星期,尤其是头

三天,是黄金时间,一个月内是实施心理危机干预的最好时间。

这就是总理接见过的那个小女孩(图1),12岁,我去的时候有4家媒体在采访,一遍一遍要求她说,你外婆是怎么死的,你弟弟是怎么死的,你同学是怎么死的?她一边流眼泪一边说,很可怜。

我是在绵阳社会福利院碰到她的,她跟5个孤儿在一起,当时她也被暂时认定为孤儿。

我来到她的帐篷里,话都没说,她就哭了。她父母亲远在两座大山以外的农村,为了让她在镇上读书,她的外婆带着这个女孩子和她弟弟,三个人在学校边上租了一个房子生活。地震发生了,女孩和班上8个学生跑了出来,其他全部被压进废墟。她跟老师一起挖啊,最要好两个同学被压死了,是她自己亲手挖出来的。后来班主任也被挖出来,也死了,她站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有人告诉她说,校长也挖出来了,也死了。她哭着哭着想起来:外婆怎样了?她拼命跑回家去,外婆和弟弟全都死了。

这次干预非常困难,女孩患的是复合型心理创伤,她的同学,还有老师、校长、外婆、弟弟的死,对她刺激非常大。我决定先处理她头脑中血淋淋的场面,她说脑子里整天是两个好朋友的影子。我用了大概30分钟时间,用EMDR非常成功地粉碎了她脑中那两个血淋淋的场面,直到她看不清楚,她说已经看不到了,很模糊,只有一个轮廓了,这样就把闯入性的创伤性记忆画面抹去了。

女孩子很想弟弟,说“天天晚上做梦,弟弟抱着我在哭”,我说你真的很想,你试着给弟弟写信,你弟弟会知道,这个小女孩大声说:“写信有什么用了!弟弟已经死了呀!”干预非常难进行。后来我让她试着把弟弟的小汽车抱在怀里,当作是弟弟,可以跟弟弟说话。

后来女孩主动问我说,现在翻大山是不是非常危险?说你为什么说这个话?她说她爸爸妈妈正在翻大山,他们正在找我,我就意识到,这个女孩子处理她弟弟的死的时候,已经快被击跨,再处理她的爸爸妈妈的问题,她会承受不住。所以我跟她说:一定不会。你爸爸妈妈是农村里长大的,这两座山他们已经走过很多次,不会有危险,她有些宽慰地说:是。我是回到杭州以后才知道,她的父母亲真的活着!到福利院把她领回去了。我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我足足花了70分钟的时间来处理她的情绪,我出来以后,总体上她的情绪是稳定的。

我想,接下去我们去回访,我一定要再去找到她,我要知道,她对弟弟的死有没有处理完,如果没有处理完,孩子长大以后,她的心理健康水平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孤独男孩:妈妈为什么这么说

这是一个真正的孤儿小郭(图2),很遗憾现在已经失访了,因为第二天我再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被转移到上一级的安置点去了。

那天我到安置点去,从第一个帐篷走到第四个帐篷,其他孩子都在外面玩,唯独他一个人在帐篷里坐着,我一进去,他就很惊恐地看着我,我说你不要怕,叔叔是心理学的老师,我来帮助你。我说完以后,孩子就一头扎在我怀里哭,用四川话跟我说,我想我妈妈。

在讲述的过程中,小郭不自觉地把手伸我到的袖子里面,紧紧握着我的手,就说想妈妈。

他地震时在学校睡午觉,突然之间床开始摇晃,他以为又是同学跟他在玩,眼睛睁开一看,其他的同学还在睡觉,没有人在摇床,他马上意识到地震了!他从床上跳下来,跟同学们说:快跑,地震了!没几分钟,整个楼塌下来,他很多

同学都被压死。小郭出来找到维修工人,“快去救我们的同学!”可是挖出来学生都是血淋淋的,他们班里没有一个活的,全部压死。

小郭的爸爸两年前患肺癌去世,妈妈带着他一个人过,他跑回家去找妈妈,妈妈也被压死了。

在帐篷里,我注意到,小郭使劲地想把手伸到我的衣袖里面去,我的衬衫袖扣本来扣住的,注意到这个细节后我把扣子解开,他就把手深深地伸进去,紧紧抓住我的手,一边反反复复问我一句话: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就问他,我说妈妈说了什么?他说,每天我在家里吃完中饭都要回到学校里去睡午觉,妈妈都会说:放学了马上回来,不准在外面贪玩。唯独就是这一天,妈妈说: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你要让妈妈放心。

小孩子朦朦胧胧觉得妈妈好像是知道这一天要发生事情,但是他就是不明白,只是一遍一遍问,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

当时我听了以后,我也很震撼,这个小孩子,把妈妈最后这两句话记住了,但是我想这不是一个坏事情,妈妈这两句话对他来说,也许有激励作用。我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帮助他把创伤性的画面都粉碎,但我没打算粉碎他妈妈留下的那两句话。

我非常遗憾当时没有把他的联系地址留下,结果我第二天再去找他的时候,这个孩子不见了,被转移了。我真的在这里祝福他,希望他今后能够非常健康地成长,像所有的小朋友一样。我祝福他!

悲伤的母亲:让我替女儿死

这是一个悲伤至极的阿姨(图3),她的女儿在这次地震中死了,她女儿不是南坝小学的老师,是学校借调来教英语的。她妈妈悲痛地一遍遍说,家里面变卖了很多东西,供她女儿把本科读出来,工作

才一年,结婚才三个月。

这位老师真的很伟大,当时我听了眼泪都下来了。

地震发生的时候她在教室里,她带了8个同学,从四楼跑到二楼,结果在二楼拐弯的地方整个教学楼塌下来,她跟八个孩子全部被埋在里面,找到她的时候,她两只手紧紧抓着两个孩子的手,8个孩子都面向老师的方向互相抱着。

当地政府决定把她和8名学生埋在一起,但老师的妈妈不同意。这个妈妈抱着我们说:我一定要替女儿去死掉。她认为自己去死掉了,女儿就可以活了,这是她反复说的一句话。而且几天来她已经自杀好几次,她无法接受女儿死去的现实。

我们花了很多很多力气,最终把她的心理调整过来了。后来我们告诉她,你女儿死后跟学生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吗?如果你现在要去死掉,你女儿她会怎么想?怎么看?你女儿会安心吗?你女儿一定不安心。后来她慢慢也想通了。

我前后去了她那里两次,她渐渐地恢复过来了,离开的时候我知道,她已经离开南坝,回家割麦子去了。给她做干预的是我们团队的技术骨干傅素芬,也是卫生部的心理危机干预专家。

自责的校长:忘不掉学生的脸

这是平通镇小学的王校长(图4)。给她做辅导的是我团队的梁医生,平通镇从南坝镇下去还要两个小时,路途非常艰难。整个平通几乎被夷为平地,地上是厚厚一层石灰。我们先是给老师做心理干预,老师都说,你们去帮帮我们的校长。

校长把自己禁闭在帐篷里面,为什么?她自责。“我的学校死了那么多学生,

我作为校长,我有责任。”校舍倒塌的瞬间,她的儿子就在附近一个学校读初二,而且她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儿子也被埋进去了,但她央求大家救救学生。不少人帮助学校救孩子,第一天就挖出来46个学生,不过都死去了。

心理干预处理得很困难,我还用EMDR技术。处理前,我知道一定要先帮助她找到安全岛,就是她平时呆在那里感觉最安全的地方。

我说你心中有这样的地方吗,她说我有的,我们学校有一条溪,溪后面是山,我经常跑到溪那里去,溪里面水很清新,鱼在那里游动,我非常喜欢,我常坐在那个地方。

我说这个好啊,你现在把眼睛闭起来,你回到你的溪沟边上去,如果你到了那里,你把右手举起来,

我足足等了她一分钟,但她把眼睛睁开后,说真的很抱歉,我找不到这个地方,我脑子里都是灰蒙蒙的场面,都是教学楼塌下来那一刹那,我再也找不到那个小溪,流动的水。

情急之中,我改换了一个方法,我先给她推进神经肌肉放松程序,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把整个的程序走完,就开始处理她的创伤性画面,她的创伤性画面就是学生挖出来以后,一排排的,学生的脸都是青紫色的,她不停地说,这些学生的脸怎么都是青紫色的?好像在问我,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这个老师我花了很大的力气给她做治疗,第二天我要求回访,指挥部命令开紧急会,我就委托另外一个专家去回访。回访后来告诉我,昨天晚上校长睡得很好,第二天早上开始,她就在外面开始指挥学校的老师,做灾后重建的工作,嗓门也很大。学生要搭帐篷,要开设帐篷学校,她在指挥。这个老师是走出来了,这个干预还是很成功的。

1、老师身体断成两截仍紧握两学生

废墟中,她的身体断成两截,脸部血肉模糊。她的双手仍紧紧拥着两个学生!人们怎么掰,也无法掰开她紧紧搂住学生的双手!地震发生时,她正在疏散学生离开教室。看到有两个学生手足无措,她大步跑过去,一手搂住一个,朝门外冲。教学楼突然垮塌,她和几名学生被埋在废墟中。这位老师叫向倩,去年大学毕业,到什邡龙居小学当英语老师。

2、女警家中10口亲人全部遇难仍奋战在抗灾一线

5月12日中午12时许,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和她远在北川县、朝思暮想的两岁小宝贝的一次电话通话。两个小时后,14时28分,蒋敏与女儿永远天各一方。在这场灾难中,蒋敏全家10口人遇难。揩着永远也揩不完的眼泪,蒋敏转身投入彭州抗震救灾的第一线。

3、11岁少年背着3岁妹妹逃生

在北川,一个11岁的少年背着3岁半的妹妹,非常吃力地前行。这名少年叫吉万,同行的爷爷、奶奶已经老了,父母在外打工,小吉万就勇敢地担负起小男子汉的责任,为了逃生,深山中步行了12个小时。

4、女护士奋力救援后流产

地震发生时,四川省人民医院内分泌科24岁的护士陈晓沪,一趟又一趟背着、抬着病人,搬运氧气罐、床、被子……在成功转移了病人后,她却先兆流产,孩子无法保住。

5、死难学生手里仅仅攥着一支笔

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的一名死难学生手里仅仅攥着一支笔,让人欲哭无泪。6、警花当众解衣为灾区婴儿喂奶

16日,四川江油县公安局女民警蒋小娟,在地震灾民庇护所,当众解衣为一名地震灾区孤儿喂奶。蒋小娟坦言,看着怀里的孩子,她担心起在婆婆家吃奶粉的儿子(6个月大)。从5月12日以来,蒋小娟一直没有看见自己的儿子,她说:“送走的时候小家伙17斤,现在肯定又长了。”

7、痛失14为亲人仍坚守在救援第一线

北川县民政局局长王洪发在地震中失去15位亲人,却没有时间伤心,仍坚守在救援第一线。

8、母亲临终喂奶,女婴含乳生还

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在奋力挖掘,寻找存活的伤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了救援者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吮吸着,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尘的双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人们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里。也许是这位母亲感动了上苍,女婴含乳得以生还。

9、武警亲手刨出老父遗体,噙泪坚持指挥救援

武警成都支队二大队副队长张秋红率队解救都江堰一废墟中的幸存者,而他的父亲和嫂子就埋在这片废墟中,他亲手刨出老父和嫂子的遗体,来不及哭泣,噙泪坚持指挥救援。

10、11岁小女孩跳下六楼逃生脱险后返身救老师

康洁是汶川县映秀小学6年级学生,地震发生时,她正在6楼上课,意识到危险,她立即从6楼纵身跳下,“我努力让自己屁股着地,最后居然只有腿被划伤。”康洁对此也感到不可思议。脱险后,康洁冒险跨进随时可能倒塌的教学楼,四处搜寻同学和老师,看到一些老师被砸伤,康洁使出全身力气将老师往外拉。逐渐体力不支的她跑出废墟求援,“我不知道救了多少个老师。”

被救出的“救人英雄”

被埋废墟50个小时后,13岁的何翠青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生还。5月20日,记者在广元市中心医院看到了这位正在接受治疗的地震幸存者。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位坚强女孩原来是一位救人英雄:地震发生时,本来已经跑出寝室的何翠青,因想叫醒午睡的同学又返回寝室,使自己错过了最佳逃生时间而被埋废墟。

何翠青是青川县木鱼中学初一学生。5月12日地震发生后,学校一幢3层的宿舍楼发生坍塌,正在午休的400多名学生被埋废墟。

地震发生时,何翠青正在睡午觉,她们寝室共19名学生,当天几名学生刚好不在。“当地面晃动时,我已经起床走出了寝室来到走廊。当意识到地震发生时,我就开始跑,突然想到寝室里还有许多同学,我就返回寝室去喊她们。”何翠青说,“地震刚开始时,一些同学还以为是有人在捣蛋摇床,我进来后大喊‘地震了!地震了’,许多同学才赶紧起床往外跑。”

在何翠青喊人的同时,学生寝室就开始倒塌。她和另外4名女孩一起被压在废墟底下。她说,下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也无法动弹。刚开始4个人还能够互相说话,互相鼓励,都说要好好活下去,并且轮流呼救以保存体力。她说:“但后来能够说话呼救的学生越来越少,不知过了多久,只剩下自己还能说话。”

在灾难发生47个多小时后,14日14时左右,现场救援人员听到废墟中传来微弱的呼救声,他们加紧行动并于当日16时58分将何翠青救出。当天晚上,她被紧急送到广元市中心医院急救,由于被埋时间太长,何翠青右小腿已发生坏死被迫截肢。

记者问何翠青后悔不后悔返回寝室救人,这位救人小英雄说:“不后悔,后悔的是我没有救出更多的同学。”

地震中15岁的英雄

一个在地震中受伤的15岁孩子能做什么?

“我把她藏在我的肚子下面。”“我使劲掐他,我们还一起唱《团结就是力量》。”甯加驰说。

甯加驰,都江堰聚源中学三·2班的学生,15岁。

12日汶川大地震中,甯加驰被掩埋在坍塌的教学楼废墟里,埋在他身边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同学……

地震后,甯加驰被掩埋,双膝跪在地上,左手被死死地压着,头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紧紧压住,无法呼吸。出于求生的本能,甯加驰不停地扭动脖子,左脸擦破一块皮以后,他终于将头侧了过来,鼻子可以自由呼吸空气了。

还来不及平静一下,一个惊恐的声音从甯加驰右边传来。“甯加驰,救救我。”说话的是甯加驰的同学曾婧。“那你到我肚皮底下来嘛。”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甯加驰伸出能活动的右手,帮助曾婧一点一点移动过来,躺在自己蜷起的膝盖和肚子之间的空隙里。

刚被掩埋时,甯加驰的头靠在一个男同学的屁股上,这个男同学就是祝祥。其身体的上半部分被压住,动弹不得,但是还能和甯加驰说话。

为了麻醉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恐惧,甯加驰和祝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聊着聊着,祝祥逐渐迷糊起来,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竟毫无声息了。甯加驰赶紧掐了祝祥一把,祝祥有点反应了。

90后英雄:令人感动的解放军小战士

19日上午9时28分,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设在绵阳安县的抗震救灾医疗救护中心进行了一台紧急手术。成都军区某装甲部队士兵严情勇年仅18岁,带病在山区背送病员三天三夜后晕倒。

主刀的两位主任大吃一惊,就差一点点,这个年轻战士的生命就不保了。

昨天上午,长征医院护理部总长杨亚娟更是将这位小战士认作干儿子,希望自己只比他小三天的女儿能向这位小哥哥学习。

连续入山抢救灾民

安县的高川镇被发现道路毁坏,灾民无法出来后,指挥部立即调配昆明的一支陆军抢险部队赶赴现场,下死命令,要求尽力营救灾民。这个满脸稚气的年轻士兵说,他15日晨抵达高川镇抢险。高川镇整条山路都毁了,坍方的泥石流从高川镇所在的山脚下延伸到村民聚居的山顶处,单程需要7至8个小时。战士们采用接力的办法。严情勇负责的一段山路,背着食品爬上山需要两个半小时,背着伤员下山需要3小时,他一度连续往返20余趟,中间没有休息过。

16日,他突然觉得腹痛,由于救灾任务重,他也没当会事,继续和战友们一起扛着包行进救援,第二天当他背着50公斤粮食进山时,阵痛加剧,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了肠子,异常难受,可他没有吭声,只是把腰带紧了紧,死死扎住痛处。第三天,他背着一名老奶奶蹒跚着向山外行进,突然身子一歪,但他仍拼命用手撑住地面,将老奶奶轻轻放下,捂着肚子晕了过去。

晚一刻可能就没救了

看到严情勇倒下,战友们立即围了过来,灾民拿出战士们背进山里的水,轻轻撒在他的头上,队长立即决定将其转到灾区医院。

救护车疾驶,他被送进安县上海二军大长征医院的急救帐篷,普外科主任陈学运教授、江道政教授紧急为他会诊,由于疝气引起大网膜穿孔,小肠已流进阴囊造成肿大,变成了嵌顿性腹股沟疝,必须立即手术,否则肠坏死,危及生命。

两位教授亲自主刀。一个小时后,小严的肠复位了,可是由于时间太久,大网膜已经坏死部分,只能切除,进行高位结扎。江教授说,手术很成功,对以后的生活不会有影响,这种病完全是因为过度劳累和负重造成的,肠子穿孔的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何况小严肠穿孔三天还在来回负重奔波,那是何等痛苦啊。

坚韧精神感动护士

护士长王静华是一个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小严被推下手术台后,她带着护士们为他清理全身,更换衣物,看着他十个磨烂的脚趾和背脊上严重的压痕,还有为了止痛用武装带紧紧勒住腰部造成的紫痕,,本文由范文论文网http://www.doczj.com/doc/2395872fbd64783e09122b38.html搜集整理,大家都哭了。这才多大的孩子啊!医疗队最小的护士是1985年出生的,可这个战士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这么小的年纪为了救人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大家为他换上全套干净的衣服,可是他太累,没有被惊醒。

看到记者要采访,王护士长拉着记者去看小严的行军背包,进入灾区时刚发的新背包,这时已看不出它本来的模样了,除尘土外,所有地方都磨了一遍,背包的盖子已被顶破,他们为了给灾民多送点物资,每天都拼命往里塞。

护理总长:叫我军医妈妈

护理部总长杨亚娟,每隔10分钟都要用湿润的纱布轻轻沾湿小严干涩起泡的嘴唇,用母亲般的目光看着熟睡的小严。她说小严是幸运的,他坚强的意志和军人的使命救了他,肠穿孔这种突发疾病最忌讳的就是在发病时吃东西、喝水,小严的背囊里全是水和食品,可他愣是没有动,全部送进山里给灾民了,发病的这三天,小严几乎没有进食,这也为抢救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杨总长说,小严的事震撼了大家,一线的战士们是那么可爱,值得敬佩。小严一醒来,她就要认这个贵州籍的小战士为干儿子,让他叫自己一声“军医妈妈”,也希望自己比小严小三天的女儿能和这位小哥哥结对,向他学习。

作文素材

一、救援篇:将爱心传播,为生命祈祷

1、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

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的危险,几乎等于送死,当时的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

然而此时,几个刚才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

几个战士听见了就不管了,转头又要往里钻,这时坍塌就发生了,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在往下陷,那几个往里转的战士马上给其他的战士死死拖住,两帮人在上面拉扯,最后废墟上的战士们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一个刚从废墟中带出了一个孩子的战士就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看到这个情形所有人都哭了,然而所有人都无计可施,只眼睁睁的看着废墟第二次坍塌。

不这些子弟兵24小时没日没夜地奋战在废墟中,手刨肩顶,忍受饥饿与寒冷,克服种种困难,连续作战,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心中千万遍地呼喊着“救人”“救人”。

2、一排牙印的故事

撕心裂肺,莫过于生离死别。这一幕,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地震遇难者遗体掩埋现场的什邡市洛水镇青峰墓地上演。

今天,在执行维护墓地秩序的子弟兵中,空降兵某团黄继光生前所在连一级士官李武手臂上一排深深的牙印,格外引人注目。当地百姓凡是知道这排牙印来由的,无不唏嘘感叹。

由于聚集在墓地的遇难者家属过多,为了防止死难者亲属情绪失控,妨碍现场遗体掩埋,当地政府规定在掩埋过程中,每具遗体下葬时只能有一名亲属进入墓地送葬。

五月十五日十七时,当里圈负责掩埋的战士们准备将一具遗体下葬时,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从人群中哭着冲了出来,一头撞在了负责维护秩序的李武身上,想钻入掩埋现场。李武和战友看着满脸泪水的小姑娘,一面阻拦她进入,一面好言好语安抚她。眼见无望冲入,突然,小姑娘抓起了李武的一只胳膊,猛地咬了上去。

面对情绪失控的小姑娘,李武强忍身上的剧痛和心中的悲伤,纹丝不动。小姑娘见李武没有反映,就拔出衣服上一枚胸针,对着他的胳膊狠狠扎了下去。约三厘米长的胸针一下子全扎入了李武手臂,霎时间,涌出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他整条胳膊,顺着肘部滴淌下来。

但李武就像没有感觉一样,继续安慰着小姑娘,脚下还是一步不退。在场的所有老百姓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有的当场就哭出声来。一位老大爷走出人群,轻轻拉起小姑娘,“孩子啊,叔叔的心也疼着啊,我们回家吧。”

小姑娘凝视着李武汗流满颊的面容,止住了哭泣,默默随着老大爷向后退去……后来战士们掩埋遗体时,就再也没有过群众冲撞警戒的情况。

李武后来告诉笔者,“当时真正痛的不在手上而在心里,小小年纪一下子失去了亲人,能不伤痛吗,只要我的伤痛,能减轻她的一点伤痛,那就让她咬吧!”

3、特殊的新婚仪式

我们牵手为连理,这个日子,我们郑重地分配这甜蜜。一分给你,一分给受难的同胞兄弟。当我们的热血流进了亲人的脉管,这甜蜜,就有了新的意义。——5月13日,在河北省血液中心的献血屋内,刚举行完婚礼的新郎薛旭、新娘卜硕斐携手为四川地震灾区献血,奉献爱心。

4、爱心汇聚成河

“广州日报,灾情最先报!买一份报,一元献爱心。”昨日7时开始,本报发行公司上千名投递员分赴全市各区义卖报纸,形成了一股红色暖流,无论是老板、职员、学生、保安、民工等各个阶层的市民,纷纷踊跃解囊,其中不乏外籍

人士。一个上午,两轮义卖,结果不到一个小时报纸就全部售罄,各义卖点临时增加了至少三次报纸,都满足不了市民的热情。全天报纸销售比平常增加20%。

捐款数十万日元的两名日本低收入者,他们都是原在华日本遗孤的后代,其父母于战后是在善良的中国人照料下才得以幸存并返回日本的。他们表示,中国于自己有恩,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中国也是我们的故乡。故乡遭灾了,我们心痛”,他们这样说自己的心情。

5、铁女子张泉灵

有“北大才女”之称的张泉灵,是《东方时空》的主持人,先后主持了跨世纪庆典的直播、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雅典奥运会、连战及宋楚瑜大陆之行等大型直播活动,同时还以记者身份深入到抗击非典第一线、罗布泊无人区、阿富汗战乱地震灾区等做连线报道。并连续多年担任《一年又一年》节目的主持人。张泉灵每每以其大气的表现和得体的谈吐,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成为央视具有大型直播节目主持能力的主持人之一。

作为一名记者,张泉灵总是勇于接受挑战。几天前,她还在海拔五千多米的珠峰大本营做全程直播报道。当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她马不停蹄地直奔四川,奔赴正在打通的都江堰至汶川县公路的第一现场,并向观众发回了最新消息。虽然有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但祖国需要她,她便冒着生命危险毅然奔赴灾区。虽然当地余震不断,但张泉灵仍坚持在第一线,坚持在最危险的地方进行报道。正是有了数不清的“张泉灵”们,祖国人民才能及早了解到灾区人们的情况。

6、发怒的温总理

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国家总理温家宝一向是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然而,在抗震救灾中,平日里温和的温总理却发怒了,这一下,让看过这条新闻的人无不为之吃惊。

温总理没有理由不发怒。由于连绵的大雨导致救援行动受阻,在废墟下的民众急需救助,心系民众、心急如焚的温总理面对空降部队的领导说出“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已看着办”的话语是自然而然的。

温总理没有理由不发怒。地震灾区的惨烈,震憾了一个国家总理的心灵,受难的百姓让他泪流满面,他嘶哑的声音响彻在灾区的万山丛中。因为在废墟下,在狂风暴雨中,在漫漫长夜里,还有无数人民群众在等待着救援人员的到来。

无论是2005年飓风“卡特里娜”袭击美国,还是2004年底印尼大海啸,世界其他国家很少有领导人会在灾难发生时,除赶到现场视察灾情、慰问群众之外,还要亲自担任救灾总指挥。毕竟前者属于政治职责,后者属于专业领域。

温家宝亲临一线,四处疲于奔命地指挥、调度、慰问。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之下,总理的到场除了提高应变效率、争取黄金时间、督促地方官员、现场拍板解决问题之外,第一时间奔赴灾区,指挥救灾、慰问百姓,更是灾场和全国民心稳定的巨大精神力量。

中国总理这个职位,自周恩来时代开始,就被赋予了兢兢业业、克尽职守的形象,“周总理”三个字既是一代中国人对周恩来的永恒纪念,也是对继任者的道德标尺和衡量比照。新加坡《联合早报》18日刊登署名周兆呈的文章说,“中国的总理难为”,“中国式总理,无法复制,想学也学不来”。

7、国际大家庭

大难面前,愿爱心永恒!此时,中国灾难不断,困难重重,急需来自世界各国的援助和支持,请不要让国内四溅的口水和各种污言秽语淹没了国外更多人的热心和善意。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感恩之心,真诚之意,友好之情,和平之愿,大度之怀,文明之风,会使中国多方受益,早日走出困境。

二、亲情篇:一定记住我爱你

1、父母的爱:北川,2008年5月14日,在父母身下与死神抗争四十多小时后,三岁的小女孩宋欣宜终于获救,救援人员喂她喝牛奶。她的父母在活着的时候,以脆弱的身躯拼死保护着她,直到双双逝去,还保持着那种姿势。父母的爱感动了上天,让孩子得救了。

2、母罹难,女婴含乳头活了。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在奋力挖掘,寻找存活的伤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了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吮吸着,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尘的双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小心地将女婴抱起,离开母亲的乳头时,她立刻哭闹起来。”龚晋说,看到女婴的反应,在场者无不掩面。

“我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里。”龚晋掩面而泣。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在妇产科见惯了初生的妈妈给自己孩子喂奶的场景,而此时此刻,这样一个幸福的场景却让他产生无法抑制的悲恸。

3、妻子说“爱你”支撑瓦砾下的丈夫缔造生命的奇迹。“我不行了,你快离开这里!照顾好孩子,好好生活下去。”“老公,不要放弃,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你!”……昨日上午,都江堰金凤乡政府家属区里,妻子朱芙蓉流着泪朝废墟里呼喊,鼓励丈夫谭刚义坚持下去。“我大腿被石头砸中,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丈夫平静地说,“老婆,这里很危险,你快下去,好好活下去……”听到丈夫的话语,朱芙蓉感到一丝不祥:“老公啊,你一定要坚强。我和孩子那么爱你,我们谁都离不开谁。”言毕,夫妻二人失声痛哭……

为防止废墟再次坍塌造成人员损伤,街道办工作人员赶来劝朱芙蓉离开现场。“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住!”谭刚义保证。上午10时30分许,武警官兵用手将谭刚义从废墟中刨了出来,此时,距地震发生已经过去20小时。

4、一定要记住我爱你: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像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得变形了。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地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摸了几下,他高声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地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的庇护,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地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却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

汶川地震感人事迹下载

(共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