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与前景探析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与前景探析

摘要:澳大利亚是中国进口农产品的重要来源国,自2000年起,中国的进口始终保持在10亿美元以上,2004年更是达到25.4亿美元,占到农产品进口总额的9.1%,创历史新高。澳大利亚还是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国,其中,2004年的逆差额为23亿美元,占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总额(46.4亿美元)的49.6%。近年来,随着国际农产品市场竞争的加剧,澳大利亚越来越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目前已经把开拓中国市场作为其全球贸易战略的重要内容。在不断加大其出口产品营销力度的同时,为使其产品获得更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还通过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来推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的签署。从未来的发展看,这些措施可能会促使澳大利亚农产品对中国出口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在此背景下,本文试图对中澳农产品贸易的现状及特征进行系统分析,以期对双边农产品贸易的发展前景作出客观判断。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及前景分析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刘李峰

中国人民大学农村发展学院刘合光

澳大利亚是中国进口农产品的重要来源国,自2000年起,中国的进口始终保持在10亿美元以上,2004年更是达到25.4亿美元,占到农产品进口总额的9.1%,创历史新高。澳大利亚还是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国,其中,2004年的逆差额为23亿美元,占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总额(46.4亿美元)的49.6%。近年来,随着国际农产品市场竞争的加剧,澳大利亚越来越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目前已经把开拓中国市场作为其全球贸易战略的重要内容。在不断加大其出口产品营销力度的同时,为使其产品获得更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还通过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来推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

的签署。从未来的发展看,这些措施可能会促使澳大利亚农产品对中国出口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在此背景下,本文试图对中澳农产品贸易的现状及特征进行系统分析,以期对双边农产品贸易的发展前景作出客观判断。

一、澳大利亚农业及中澳农产品贸易

1.澳大利亚农业概况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耕地、草地资源,农牧业高度发达。其农业用地44600万公顷,约占国土总面积(77400万公顷)的57%。其中,种植业用地4800万公顷,占农业用地的10%,以种植小麦、大麦、水稻、油料、棉花、甘蔗为主;畜牧业用地约39800万公顷,占农业用地的90%,以饲养肉牛、绵羊、奶牛为主,但猪禽养殖近年的发展也很迅速。澳大利亚农业以农场经营为主,农场的平均规模约1654公顷。其中,规模在500公顷以上的农场67600个,占总数的46%,以绵羊、肉牛和奶牛的生产为主;100~499公顷的农场约48500个,占总数的33%,除部分生产肉牛、绵羊、奶牛,其他多以谷物生产为主;规模在49公顷以下的农场约31200个,占21%,主要用于园艺产品生产及作物育种。澳大利亚53.5%农场实行专业化经营,其中,32.5%专门经营畜牧业,约21%专门经营种植业。

澳大利亚农业生产的机械化、专业化、集约化程度高,小麦、大麦、棉花、糖以及大部分畜牧产品的产出规模巨大、外贸依存度很高,每年75%左右的初级农产品以及25%的加工农产品都要依靠国际市场销售。其中,大米、牛肉和奶制品的出口量占产量的60%左右;小麦、大麦、芥子油、食糖均超过70%;棉花、羊毛更是达到95%以上。目前,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羊毛的第一大出口国,牛羊肉、大麦的第二大出口国,奶制品、棉花、食糖、油菜籽的第三大出口国,小麦的第四大出口国,其出口变化对这些大宗农产品的国际市场行情有显著的影响。

澳大利亚是仅次于欧盟、美国、加拿大、巴西和中国的世界第六大农产品出口国,也是主要的农产品净出口国。主要出口市场依次是日本、美国、中国、欧盟、东盟、新西兰以及韩国等。

2.中澳农产品贸易

中澳互为对方重要的农产品贸易伙伴。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市场,仅次于日本和美国;澳大利亚则位列美国、阿根廷、巴西之后,是中国的第四大进口农产品来源国。双方农产品贸易近年的发展态势良好,2004年,中国进口25.4亿美元,比2003年增长106.5%,一举扭转2001年以来增长缓慢的局面;同时,中国对澳出口2.4亿美元,同比增长26.3%,增幅已经连续4年保持在25%以上。中国在中澳农产品贸易中始终处于逆差地位,且逆差额还在不断扩大,如表1所示,1998年的逆差仅6亿美元,2004年则达到23亿美元,增长近4倍。农产品领域的贸易逆差是中国在中澳商品贸易中处于逆差地位的主要原因,1998~2004年,农产品领域的逆差金额占全部商品贸易逆差的份额最高达171.9%,最低也有67.4%,2004年为84.9%。

表1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增长及差额

农产品贸易额(亿美元)贸易差额(出口-进口,亿

美元)

年份进口

增长

(%)

出口增长(%)商品农产品份额(%)

1998 6.7 5.8 0.7 -36.0 -3.5 -6.0 171.9 1999 8.7 29.9 0.8 14.3 -9.0 -7.9 87.2 2000 13.5 55.2 0.8 0.0 -16.0 -12.8 80.0 2001 13.6 0.7 1.1 37.5 -18.6 -12.5 67.4 2002 14.5 6.6 1.4 27.3 -12.6 -13.1 103.6 2003 12.3 -15.2 1.9 35.7 -10.4 -10.4 99.8 2004 25.4 106.5 2.4 26.3 -27.1 -23.0 84.9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经笔者计算。

来源澳大利亚的农产品,约占中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8%,主要以活动物、大麦、棉花、羊毛、生皮、水产品、动物油脂等产品为主。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羊毛和动物油脂出口市场,第二大大麦、生皮出口市场,第三大奶制品出口市场,第四大活动物和水产品出口市场,第五大棉花出口市场。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的产品主要以制成品为主,例如水果蔬菜及其制品、水产品、烟草制品、杂项食品等。中国农产品对澳出口金额,目前尚不足农产品出口总额的1%。

二、中国一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特征

1.产业间贸易是中澳在农产品领域贸易分工的主要形式

根据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贸易双方应交换密集使用各自丰裕要素生产的商品,这种基于资源禀赋条件的差异而发生的国际贸易称为产业间贸易。20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贸易中出现了一个新现象--产业内贸易,即参与国际贸易的双方交换同一产业部门生产的产品。产业内贸易通常发生在要素禀赋相同或相似的国家之间,其产生的原因在于产品生产的规模报酬递增特点。对于产业内贸易水平的衡量,目前使用比较多的是格鲁贝尔-劳埃德(G-L)指数,其计算公式

为:,其中,B

i 表示i产业或产品类的产业内贸易指数,X

i

与M

i

分别表示第i类产品出口值与进口值。B

i

接近1,表明该产品的贸易属于产业内

贸易;B

i

趋向0,表明该产品属于产业间贸易。

表22004年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产业内贸易指数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与前景探析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经笔者计算。

表2列出了中澳双边贸易中各大类农产品的贸易额及产业内贸易指数。从中可以发现:第一,贸易总额达到27.7亿美元,占中澳农产品贸易份额53.3%的“纺织原料”、“动植物油脂”、“革、毛皮及其制品”三大类产品的G-L指数均为0,即这几类产品的贸易属于典型的产业间贸易;第二,“活动物;动物产品”、“植物产品”两大类产品的贸易额占中澳农产品贸易总额38.4%,其G-L 指数分别为0.2、0.1。双边贸易也以产业间贸易为主;第三,大类产品中,仅“食品、饮料”与“化学工业相关产品”的G-L指数略高,即这两类产品的贸易表现出一定的产业内贸易特征,但是,其贸易额仅2.3亿美元,占双边农产品贸易总额的份额只有8-3%。因此,传统的产业间贸易是中澳农产品贸易的根本特征。

此外,观察表2还可以发现:两国产业间贸易特征最明显的产品,例如活动物、植物产品、羊毛以及生皮等,均为资源密集型产品,并且以澳大利亚向中国大量出口为主;两国产业内贸易特征明显的产品主要是食品、饮料等加工农产品,属于资本密集或者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这一特征说明,中澳农产品贸易反映了两国的资源禀赋特点。

2.贸易的产品集中度高是中澳农产品贸易的重要特征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与前景探析

反映一国对别国贸易集中于某些产品的程度,称之为产品的贸易集中度。在各种衡量集中度的方法中,集中率(Concentration Ratio,CR)是最简单易行,使用最广泛的指标,它指贸易规模最大的前几类产品的进(出)口额占整个国家进(出)口额的份额。其计算公式为:

其中,CR

m

为集中率;X

i

是单个产品的进出口额;S

i

为单个产品所占份额;n 为全部产品数;m为所考察的产品数(m

所占份额的平方和,其计算公式:其中,产品所占份额一般采用百分比值计算方法,所以H值范围从0到10000。H指数越大,说明市场集中度越高,反之,说明市场集中度越低。

表3列出的是中澳农产品贸易的产品集中度指数。观察CR指标值,可以发现中国进口的产品集中度远高于出口。2001~2004年,中国进口的CR5值均在70%以上,CRl0更是超过90%;与此同时,出口的CR5值不足40%,CRl0也仅50%左右,而HHI测算值也反映了这一特征。这说明澳大利亚优势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规模巨大,而中国对澳出口的重点产品不突出。观察HHI指数值还发现,中国进口的HHI值在2004年只有1725.2,与前几年相比有明显的下滑,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国进口产品结构的变化。

表3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产品集中度指数

年份产品种类CR5(%)CR10(%)CR20(%)HHI 中国进口

2001 146 79.5 91.8 96.2 2599.4

2002 146 79.6 92.6 96.9 2606.8

2003 137 78.3 90.4 96.0 2589.5

2004 138 72.4 91.3 96.9 1725.2 中国出口

2001 120 39.7 56.2 76.1 450.3

2002 127 37.5 55.2 75.2 411.3

2003 127 36.7 55.3 73.8 404.8

2004 130 37.6 55.6 74.2 419.4

注释:农产品是根据海关编码协调制度4位税号产品。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经笔者计算。

表4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RTA值:2004年

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现状与前景探析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经笔者计算。

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的主要产品包括:脱脂羊毛(HS[5101]);大麦(HS[1003]);生牛、马皮(HS[4101]);生羊皮(HS[4102]);牛、羊脂肪(HS[1502]);种牛(HS[0102])等。其中,脱脂羊毛一直是中国进口最多的产品,2001-2003年,在进口总额中的比重稳定在45%以上。及至2004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羊毛的金额达到9亿美元,与2003年相比增长55.2%,但是,同期中国进口澳大利亚农产品总额的增幅达到107.1%,脱脂羊毛在进口中所占份额下降到37%,这就直接导致2004年的HHI值骤降874点。

3.中澳农产品贸易的互补性特征明显

分析一国在国际贸易中特定商品的比较优势时,常使用相对贸易优势

(Relative Trade Advantage,RTA)指标。其公式可表达为:RTAi=(X

ia /X

ra

)/(X

in

/X

m )一(M

ia

/M

ra

)/(M

in

/M

m

),式中:X

ia

表示i国出口商品a的价值;X

in

表示i

国出口所有其他商品的价值;X

ra 表示除i国外其他国家出口商品a的价值;X

m

表示除i国外其他国家所有其他商品的价值;M代表进口。若RTA为正值,则表示i国的该商品生产具有优势;负值则表示不具有贸易优势。

表4列出的是中澳农产品贸易中重点产品的RTA值。观察测算结果发现:第一,除园艺产品、大米、猪禽肉及水产品外,小麦、大麦、羊毛等其他产品中国

的RTA值都为负,即中国在这些产品的国际贸易中,不具备贸易优势;第二,除植物油和园艺产品外的所有其他产品,澳大利亚的RTA值均为正,即在国际贸易中具有一定比较优势,其中,小麦、大麦、油菜籽、棉花等种植业产品,毛皮和皮革、牛羊肉、羊毛等畜牧产品还表现出强劲的贸易优势;第三,所列产品中,仅植物油和猪肉、禽肉3种产品是两国都具有贸易优势或都不具有贸易优势的产品。RTA的分析结果再次表明,中国和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具有显著的互补性,两国开展贸易符合双方利益。

4.中澳农产品贸易增长潜力在于比较优势产品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贸易特化指数是各类商品的进出口贸易差额与进出口贸易总额的比率,反映

贸易双方在各商品中占优势的程度。其公式为:TSC=(E

c -M

c

)/(E

c

+M

c

),E、M分

别表示出口和进口,TSC在-1~l之间,指标值越接近l说明该产业或产品的比较优势越明显,反过来,越接近-l则说明比较劣势越显著。

表5列出的是中澳农产品贸易中,中国各大类农产品进、出口的增长幅度及贸易特化指数。从中可以发现3个显著的特征:第一,各大类农产品中,除“食品与饮料”及“化学工业相关产品”外,其他产品的TSC值均在-0.8~-1之间,说明中国在这些产品的贸易中均表现出明显的贸易劣势;第二,中国各大类农产品的进口额增长都非常迅速,但以中国比较劣势显著的“活动物、动物产品”、“植物产品”的进口增幅为最大,这两类产品2004年的进口增幅分别高达122.7%和310.2%;第三,中国对澳出口增长速度相对缓慢,比较劣势显著的“革、毛皮及其制品”、“纺织原料”的出口还出现负增长。这些特征充分说明,中澳农产品贸易未来的增长潜力,将主要体现在中国进口澳大利亚具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的进一步增加。

三、中国一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前景展望

1.中澳农产品贸易的产品结构未来不会发生显著变化

中澳农产品未来的贸易规模会有一定变化,但是,双边贸易基本的产品结构特征不会明显改变。原因在于:第一,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的农产品主要是羊毛、毛皮、种牛、大麦等资源密集型产品,出口则以面食、罐头等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品为主,这一特征不仅反映了两国的市场需求、消费水平以及生产技术水平,而且非常符合两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中的比较优势;第二,两国生产结构的调整、技术水平的提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要素禀赋特征也难以在短期内逆转,在这三大因素不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两国农产品的产出结构和贸易结构发生实质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第三,入世以来,为缓解资源压力,实现农业长期的可持续发展,中国加快了农产品国际贸易战略调整的步伐,即在积极推进蔬菜水果、罐头制品等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出口的同时,适当增加了对棉花、食糖、油料等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进口。中澳农产品贸易目前的产品结构与此调整方向非常一致,这也说明产品结构变动的可能性不大。

2.澳大利亚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还有进一步增长的潜力

未来几年,预计澳大利亚农产品对中国出口将持续增长。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以下3点的考虑:第一,入世以来中国农产品进口关税已经按承诺进行了大幅度削减,2005年的算术平均关税率(MFN,HS 8位税号计算)不足12%,澳大利亚优势农产品进入中国的关税障碍已经非常小;第二,澳大利亚已经把开拓中国市场作为其全球贸易战略的重点,并开始加强对中国出口营销的力度,例如,澳大利亚国家贸易委员会借助其设在北京等大、中城市的办事处及分支机构,开展无偿为中国企业提供其产品和服务最新信息的服务,这些营销措施对增加其农产品出口无疑是有利的;第三,澳大利亚已于2005年宣布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双方也正式启动了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意味着与美国等主要竞争对手相比,澳大利亚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面临有利的政治环境,这成为其出口增加的重要保证。

3.中国农产品对澳大利亚出口的增长潜力非常有限

未来中国农产品对澳大利亚出口可能会有一定增长,但潜力相当有限。澳大利亚国内SPS、TBT等非关税措施目前还比较严格,已经成为中国农产品进入其国内市场的障碍,未来如果能够通过谈判降低非关税壁垒,中国农产品对澳出口会有一定的增长。但是,整体看来大规模增加出口的可能性非常小。其原因在于:第一,澳大利亚全国人口仅2100万,而且作为农业发达国家,大部分的畜牧产品和种植业产品的生产都极具优势,所以其国内市场留给中国农产品的市场空间非常有限;第二,与澳大利亚相比,中国具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仅限于蔬菜水果罐头、面食等加工类农产品,具有出口潜力的品种太少,这也是中国农产品出口规模扩大的主要制约因素;第三,作为凯恩斯集团的重要成员,澳大利亚一直在积极倡导农产品国际贸易自由化,其农产品的约束关税水平仅为3.9%,农产品市场已经高度开放,所以期望通过获得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来增加对澳大利亚出口的可能性也不大。

四、主要结论及建议

通过对中国和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特征和前景的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1)中澳农产品贸易以中国大量进口为主,中国处于绝对逆差地位;(2)双边贸易中,中国主要进口大宗粮食作物、畜牧产品等土地密集型产品,贸易的产品集中度高,出口以劳动密集型的加工类农产品为主,重点产品不突出;(3)中国-澳大利亚农产品贸易的基础是两国资源禀赋的差异,所以互补特征明显,两国农产品领域扩大贸易符合双方利益;(4)中澳农产品的贸易规模,特别是中国的进口规模,未来将会有一定增长;(5)相对于进口,中国出口增长的潜力非常有限,所以中国的逆差额可能还会扩大。着眼于双方农产品贸易未来的发展,为使中国在中澳贸易中的获益最大化,本文特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加强对澳大利亚的产业政策、贸易政策、农产品生产及贸易的跟踪研究。通过及时、准确的了解澳大利亚农业生产和国内政策的动态变化,比较准确地把握其优势农产品生产变化及出口发展的趋势,为中国有针对性地制定贸易战略奠定基础。

第二,进一步加强双边农业领域的交流和合作,为中国更多获得贸易以外的

下载文档原格式(Word原格式,共9页)
相关文档
  • 中国农产品贸易发展

  • 中国公路的现状与发展

  • 中国农产品贸易

  • 中国公路的发展现状

  • 中国经济现状与前景

  • 中国旅游发展现状

相关文档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