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地理学方法论

地理学方法论

地理学方法论

将学科和我们的生活实际联系起来,使更加有利于人类的生活是任何学科都在不断探索的重要问题,地理学也不例外。地理学不仅关注学术前沿和国家需求,也关注生活世界。这就导致地理学研究的领域极其广泛,其主题、所用方法、所持哲学及理论立场也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局面。地理学者在解释和理解自然世界与人文世界时纳了多种不同的哲学立场、方法和研究设计,需要在某种研究背景上理解这种多样性。地理学研究的广阔范围是令人振奋和激励的源泉,关键在于驾驭这种多样性而不是被其淹没。从本质上讲,地理学研究比任何其他人文学科或自然学科领域都要求更多的思想。因此地理学方法论也具有复杂性,地理学方法论要求明确地理学的性质、范围和任务。全面认识和深刻理解一门学科的方法论,就要通过对其思想史和案例的深入钻研,然后以之与学科“实践相印证,而后才能得出。科学研究的质量控制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外部的哲学审视,地理学方法论范畴正是这样一种“哲学审视”,是在“利其器”的同时做“君子不器”式的探索。

地理学研究的对象包括自然地理现象、人文地理现象、自然的人文地理现象、人文的自然地理现象。自然地理现象是自然地理各要素单独或综合变化所产生的的各种现象。自然地理现象的表现形式有自然地理要素变化的这个动态过程;有整个动态变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有整个动态变化过程所产生的的结果。人文地理现象是由人类活动产生的各种地理现象。其表现形式有人文地理现象变化的这个动态过程、整个动态过程的一个阶段或这个动态过程产生的结果。自然人文现象是自然地理现象打上人类活动的印记。人文自然现象是作为生活在自然界中的人类,其活动受到自然环境的约束,人类本身作为自然生物界的一类而成为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而地理研究的方法分为科学方法和人文方法,地理研究的科学方法是指西方近代科学革命以来,受到经典物理学等自然学科方法论的影响而逐渐形成的地理研究方法;地理研究的人文方法是强调人本主观性的方法,包括历史学的史实叙述、心理学的异域想象、美学的艺术欣赏、社会学的价值判断等。自然地理研究以科学方法为主,但也涉及人文方法;人文地理研究以人文方法为主,同样也涉及科学方法。

地理学科考虑的基本因素是时间和空间。地理学研究的空间范围是地球表层的固体地壳圈、液体水圈、气态大气圈、生命生物圈以及人类社会圈。地理学的研究对象处于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地理学重视研究这种变化的过程,即事物随时间而发生的变化。地理学研究中的时间表现为地球形成以来的地质时期、人类出现以来的考古时期、人类文明出现以来的历史时期以及当代社会的年、月、旬、周、日、时、分、秒。地理时间是有限的,起始于地球的形成,终止于地球的消亡。地理时空尺度是地理研究者在地理研究中采用的定性或定量的时空单位,是阐述地理实体在地理时空中的存在特征、观测地理现象在地理时空中的过程特征的基准规矩,包括两种尺度:在地理实体与地理现象中客观存在的本征尺度;地理研究者为了阐述和观测地理实体与地理现象而主管设定的非本征尺度。地理时空尺度的转换是指将以一种地理时空尺度进行研究而获得的地理数据与地理信息推译、换算、转化到另一种地理尺度上,是地理研究者多层次、多视野、多方位、多维度的认识和分析地理实体与地理现象整体特征的研究范式,即整体把握地理实体与地理现象的研究手段,依据不同的的标准与因素,可以形成不同的地理时空尺度转换类型。

科学研究的方法论与世界观存在内在的联系,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而地理学方法论的主流思想依然是还原论。20世纪中晚期,系统论的私思想被引入地理学,从还原论与整体论的观点出发,有分析与综合、局部与整体、区域与系统以及简单与复杂等各种方法论。地理学方法论研究的重要范畴是主观与客观,从客观与主观对立的角度看,地理学者的地理研究是主观的,地理研究的对象是客观的;从客观与主观统一的角度看,方法论是科学发展的一般规则与研究者个性和目的相结合的产物。整体科学方法论和地理学方法

论的演变表明,将这一结论应用到地理学方法论是合适的,也是必要的。因为它不但表明地理学方法论本身实际上是一种主观与客观相结合的产物,而且揭示了哲学与价值判断影响地理学方法论形成与演变的实质。归纳与演义是一对相辅相成、功能互补的方法论范畴。归纳就是从特殊到一般的过程,即由特殊的事实或案例总结出普遍规律的过程,它以陈述观察到的事实为前提,以陈述理论为归属;演绎则是从一般到特殊的过程,即从不证自明的公理或者普遍认可的事实推导出特殊结论的过程。归纳与演绎是科学认识中的两种推理形式,也是两种基本思维方法。归纳与演绎在地理学中的一种重要表现是定性与定量分析。定性分析的目的是说明研究对象的构成与属性,定性方法的数据分析主要是说明研究对象的内在意义;定量分析的目的则是测量系统成分及其比例关系,定量方法的数据分析则是为了证实或者否定某个命题。可能与现实也是方法论的范畴,可能与现实之间主要经过认识过程沟通起来,地理学中的模型就属于这种认识,地理学的建模和模拟主要是基于现实的世界来描绘与思考可能的世界,或者根据可能的世界来反思、预测或者规划现实的世界。静态分析方法与动态分析方法在地理研究中既对立又统一,静态和动态联系着格局和过程,分别代表着私立研究中两种不同的方法论,但并非截然对立,两种方法可有机结合、相辅相成。通过地理系统的动态分析,可以更有效地揭示不变的规则和稳定的模式;认识不变的规则和稳定的模式,以后主语我们深入理解地理系统的动态演化过程的支配规则。地理系统的静态特征可以定性的描述,也可以采用数学方法简明的刻画;地理系统的动态演化既可以借助数学工具建模分析,也可以利用计算机技术开展数值试验或者模拟实验。现在采用定性-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借助数学建模和计算机模拟,可以更为全面而深入探索地理系统的复杂发育过程及其内在规律。

地理研究的微观与宏观,由地理研究视野的微观与宏观以及地理研究对象的微观与宏观所构成,其关键是地理时空尺度,即地理研究的具体时空标志。地理空间尺度包括微观空间尺度、宏观空间尺度、中观空间尺度。地理时间尺度包括微观时间尺度、宏观时间尺度、超宏观时间尺度。地理时空尺度分为客观存在的本征尺度与主观设定的非本征尺度。地理研究对象的微观与宏观以地理本征时空尺度为基础;地理研究视野的微观与宏观以地理非本征时空尺度为基础。在实际的地理研究中,情况更为复杂,并不能将微观与宏观地理研究模式做清晰地划分,眸写地理研究专题未必能够明确地归属哪一种模式,如一项专题研究中同时出现两种以上模式,又如一项专题研究的模式前后出现变化。地理学思想史是研究方法论的主要途径之一。地理学思想史的任务并不仅仅是讲述地理思想和知识的产生、形成和演变过程,而是要通过这一过程达到对地理学性质的把握和准确认识,这实际上是一个方法论问题。因此,具备地理学思想史的学识是地理学方法论研究的基础和必要条件。通过地理学思想史研究可以把握地理学的要旨:地球表面的差异性是地理学的关键,而对此进行描述和解释是地理研究的主要内容。地理学思想史有两个大的发展阶段:古典时期和近现代时期。不同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有各自的传承和特色。在面临坚持传统与积极创新的抉择时地理学者应该多从思想史中吸收和借鉴,并避免掉入二元论的语义陷阱。激进地理学是一种以渴望脱离旧范式和有效地改变现实世界为特征的包含多种方法的意识形态和哲学。当前国内对激进地理学和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的研究相当有限。这两种地理学对中国地理学理论与方法创新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启示我们正确对待逻辑实证主义地理学;直面现实社会重大问题,洞察深层次原因并建树理论;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学术和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中国应该积极开展激进地理学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活动,中国地理学者要以深刻的批判精神与自我批判勇气为动力,实现理论与方法的自主创新。

地理学科应该是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科学、系统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文艺理论、军事科学、行为科学相并列的科学部门。地理学在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进程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国地理学未来的重要任务是加强科学思维、科学方法与科学工具的研究与创新,要充分挖掘、梳理、集成古今中外的思想和方法创新成果,走向人本的

科学地理学和科学的人本地理学,提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提倡地理学思想和方法的多样化和科学化,在重要研究方向寻求突破,以推进自主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