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八议例子

八议例子

1.

西晋时,“八议”的适用程序与曹魏时相比发生一定变化,“(司马伦)坐使散骑将刘缉买工所将盗御裘,廷尉杜友正缉弃市,伦当与缉同罪。有司奏伦爵重属亲,不可坐。谏议大夫刘毅驳曰:‘王法赏罚,不阿贵贱,然后可以齐礼制而明典刑也。伦知裘非常,蔽不语吏,与缉同罪。当以亲贵议减,不得阙而不论。宜自于一时法中,如友所正。’帝是毅驳,然以伦亲亲故,下诏赦之。”

当时的赵王司马伦使散骑将刘缉买盗窃的御裘,廷尉抓捕了刘辑并将其弃市,司马伦应该与刘缉同罪,判弃市,但有司认为司马伦是皇亲且有爵位不可坐,谏议大夫刘毅反驳认为王法赏罚,不阿贵贱,司马伦应与刘缉同罪,但因其为皇亲再以“八议”议减,但不能直接不论其罪,否则不能齐礼制而明典刑。皇帝肯定了刘毅的说法,但仍直接以“八议”中议亲赦免了司马伦。司马伦当与刘缉同罪,刘缉被廷尉弃市,而司马伦因为其爵位和皇亲身份,被有司上奏认为其不可坐,可见当时的“八议”对象犯罪时,一般司法机关无权审理。这与曹魏时规定一致。但有司除了将其犯罪事实上奏外,还要将犯罪人因何入“八议”以及其案律应处以怎么样的刑罚一起上奏给皇帝,这一过程就比曹魏的适用程序更加具体化。另外案例中还出现了谏议大夫刘毅反驳“王法赏罚,不阿贵贱,然后可以齐礼制而明典刑也。”这说明在有司上奏皇帝后,还有大臣们共同商议案情的过程,这是曹魏时期所没有的,表现出“八议”适用程序在不断的完善。而“帝是毅驳,然以伦亲亲故,下诏赦之。” 这样的结果则表明了在群臣集议后,最后的裁决权还是掌握在皇帝手中。

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

八议例子下载

(共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