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从特殊走向普遍的跨族别写作抑或既_省略_创作形态_尘埃落定_艺术创新探究_徐其超

从特殊走向普遍的跨族别写作抑或既_省略_创作形态_尘埃落定_艺术创新探究_徐其超

从特殊走向普遍的跨族别写作抑或既_省略_创作形态_尘埃落定_艺术创新探究_徐其超

从特殊走向普遍的跨族别写作

抑或既重视写实又摆脱写实的创作形态

———《尘埃落定》艺术创新探究

徐其超

(西南民族学院文学院,四川成都610041)

摘要:在《尘埃落定》的十数家评论家言中,高屋建瓴地揭示作品艺术价值、贡献及其历史地位,因而有广泛影响的评论是特别的题材、特别的视角、特别的手法与普遍的眼光、普遍的历史感、普遍的人性指向辩证统一说,也概括为“跨族别写作论”。特殊与普遍的统一、民族性与人类性的结合是一切伟大作品成功的基础,包括中国现代各民族杰出作家在内的当今世界优秀作家都追求并探索着并不同程度地实践了这一近现代的卓越美学思想。《尘埃落定》在“傻子”视角叙事、演绎“权力寓言”、表达人性尊严等几个层面,体现了“跨族别写作”的超越、突破,但笼统地说开创了“跨族别写作”的“新写法”,容易夸大作品的“划时代意义”。笔者倾向于把《尘埃落定》的艺术创新定位于:贡献了一种既重视写实又摆脱写实,很难作出现实主义或现代主义划分,超越特定题材特定时空的表层意义,具有强烈隐喻性和表现性、象征性和寓言性的新型创作形态的范式。这样言说并不否定特殊与普遍统一的“跨族别写作论”却能突出作品在20世纪90年代小说创作的重要流向和审美意识的主要变化的代表意义。

关键词:阿来;《尘埃落定》;艺术创新;美学价值;历史性地位;跨族别写作;重视写实又摆脱写实的新型创作形态

中图分类号:I2061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926(2003)03—0001—15

收稿日期:2002201201

作者简介:徐其超,男,西南民族学院文学院教授。

  评论聚焦:从特殊走向普遍的跨族别写作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阿来的长篇小说《尘埃落定》出版至今,据我们查阅所得,张炯、严家炎、叶楠、朱向前、张韧、张凤珠、谢永旺、雷达、傅活、严家英、邓友梅等评论家、作家发表了评论意见,何启治、廖全京、林为进、白桦、王一川、孟繁华、徐坤、徐新建、陶东风、李敬泽、周政保、贺绍俊、殷实、潘凯雄、吴卫平、黄家刚、德吉草、栗原小荻、洪水、黄书泉、覃虹、苏邦泉、冠才军、杨玉梅、蔡之岳、李康云、王开志等评论家、作家发表评论文章共四十余篇。归纳这些评论达到学理层面的至少有十数家言:

一、唱给历史的挽歌说:《当代》杂志刊发《尘埃落定》的“编者按”称:“《尘埃落定》是藏族

封建土司制度走向毁灭的独特而又美丽的挽

歌”[1]

;陶东风等加以发挥,认为作品追求“夕阳

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挽歌情调,对于转型时代的
把握和表现具有启示意义。

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挽歌情调,对于转型时代的把握和表现具有启示意义。

二、存在之镜与幻想之镜合二为一说:《尘埃落定》是一部关于家庭奴隶制社会———文化模式的解构式寓言,立足于真实基础,具有历史的厚重感和苍茫感,同时又是一个虚拟的故事,充满徜幌迷离的梦幻感和飘忽感,“我们不妨将《尘埃落定》视

为幻想文学别出心裁的东方之音”。

[2]三、以诗为史说:阿来以单纯性、传奇性和混沌性的情节叙述,追忆祖先血性、浪漫、辉煌而不可避免的衰落、消亡的历史,与典型的史诗《伊利亚特》十分相似,“《尘埃落定》太容易给人以史

总24卷 第3期2003年3月

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Southwest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Philosophy and S ocial Sciences

Vol 124No 13Mar 1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