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档之家 > 医生集团:一群青春叛逆期医生们的逃离?

医生集团:一群青春叛逆期医生们的逃离?

“就像一群正在青春期叛逆期的孩子,聚在一起讨论如何逃离这个家庭。”在9月19日中国医生集团大会上,有发言嘉宾如此感叹。

这里的“家庭”是指以公立医院为代表的医疗机构,“孩子”正是在体制内的医务工作者们,而“逃离”这个动作则包括身处体制内外的医生展开的各种探索。

医生集团无疑正是其中一个“逃离”的方向。

逃离的冲动:你是否敢迈出这一步?

2015年,有近30家可以称之为“医生集团”的组织机构出现,它们有体制内、体制外、混合制等多种形式。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医师的多点执业。

“你们医院是否有自由执业的医生?”

“没有。”

“管控的这么严?”

“我什么也不说,就站在旁边,我看谁敢。”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在医生集团大会上分享了这段和一位公立医院副院长的对话,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立医院管理者们对多点执业的一个态度。

今年年初,国家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表示,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应当支持医师多点执业并完善内部管理,多点执业的医师应当获得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同意。

这一政策直接推动多点执业由以往困难重重的“审批制”到相对简单的“备案制”。所以,“医生集团”在政策上得以松绑,落地实施上也开始宽松。

哈特瑞姆心率专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医师刘兴鹏在接受39健康网采访时曾表示,北京的医院领导很开放,对多点执业持支持态度,跟医院打招呼并没有多大难处。

然而,前面提到的那位“我看谁敢”的公立医院副院长恐怕代表着另一股更强大的反对力量。

更直接的证明是,当你翻看2015中国医生集团大会的日程时,会发现嘉宾名单中几乎没有来自公立医院的院长。